8.8
明月不归尘
明月不归尘
已完结 古代言情 架空历史
作者: 秦语主角:
61.3万
1980人气值
更新至: 第345章 这婚不结 2021-07-17 13:27:09
秦语 作品作者
3
作品总数
203.2
累计字数
314
创作天数

简介

一入宫廷深似海,我每天游离在太子众王众臣子之间,本开始是简单的想为父平反,却当我调查出一个又一个惊天秘闻之时,恍然发现,我已在不知不觉间处在了权谋争夺的漩涡中难以脱身。
胤王许过我的承诺是支撑着我强颜欢笑度日的动力,当我处心积虑帮他医治好当今天子,他却恳请天子赐他和别的女子定下了盛世婚约!
我陪着太子的日子里,我迷茫过,放弃过,心灰意冷过,也燃烧过报复的怒焰,却倒头来在江山楼之行失身给了神秘的江山稷,为此我还自尽过!
拖着残缺又疲惫的身子与皇后,太子妃,还有想置我死地的大臣勾心斗角,本已在我的医治下病情好转的天子却突然暴毙了。
众王与诸侯起兵谋反,可怜我为胤王付出了一切,最终落了一个千刀万剐……

最新章节

第1章 祸世红颜

  晋国帝都,胤王府的宁和居。

  呼啸的寒风如锋利的芦苇叶,割着静坐在窗台边的女子脸颊,她在风刀的席卷下静若一朵雪梅不为所动,灵动明洁的黑眸专注着手中的书册。

  一枚轻羽鸿雪缓落在她的手背,如秋叶儿落在了她平静的心泊溅起波澜,她才裹了裹红嫩的小樱唇下意识的望向窗外。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位身穿黑底红蟒红浪,发束璎珞珠冠的俊逸男子,见了他,她就在顷刻间荡了荡心弦。

  急而有序的放下书册欲对他行礼,余光又瞄见他的蟒袍与墨发粘带着厚厚的雪沫,当下,她知晓他应是来了好一会儿。

  偷偷暗想,莫非他是不愿惊扰了她的沉浸才静待在雪地里!

  联想到此,她就口含了些许甜到心窝子的蜂蜜,步态轻盈的迎着男子进房,颔首低眉,俏颜生着羞涩的为他掸去肩头雪,却又俏皮可爱的嘟着唇。

  “唉,这股风可犯了大大的死罪,刮雪就算了,怎就把殿下也给刮来了,来了也不唤惠平一声,要是殿下因此着了凉,哪怕砍了惠平的头,惠平也担当不起呀!”

  这番酸溜溜的话比乌梅还要酸,北鸿信的贝齿已有了松动的迹象,但他并未心生不喜,莞尔轻笑的为凌惠平开脱,体谅她的苦闷,理解她在为两个月的禁闭而抱怨。

  北鸿信扬起弧度有型的唇角,故作半缕怒态的道:“既你知晓担当不起,还不快为本王端茶送水,磕头赔礼道歉!”

  凌惠平转了转黑亮亮的眸子,讪讪笑着倚在北鸿信的臂弯为他揉胳膊,樱唇倾吐热浪:“惠平的房内,无茶,无水,无糕点,更无奴仆打搅,久日独居,殿下想怎样惩罚都行嗷!”

  山泉与清溪的相合,亲近无隔阂的嬉闹。

  北鸿信近在咫尺的睹着她,口鼻满是女儿家特有的芳香,宛如嘴边挂着一颗沉甸甸的青苹果,任他品尝。

  再观凌惠平的秋水眸子闪烁着盈盈波光和他对视,深处夹带着不食人间烟火的纯真,如两颗不染尘埃的明珠,勾得他一颗波澜不惊的心,首次生起了蚂蚁爬过心间的痒痒,但也就如划过夜空的流星,只在瞬间就恢复了岿然不动,稳如泰山的原样!

  北鸿信正了正色,拧着星眉:“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胡闹!”

  这让紧紧注视着他,想从他的脸看出些许情绪变化的凌惠平泄气了。

  一年又三年,每一次与北鸿信独处的功夫,凌惠平都会变着花样的魅惑他,想在他的心房钻一个小孔住进去,却是屡次得不到手,反生了一种对牛弹琴的无力感。

  多次她都偷偷怀疑北鸿信的胸膛内装着一颗水火不侵,软磨硬泡都无法攻破的铁块儿!

  笑着,笑着,凌惠平的笑颜逐渐变成了令人心生怜惜的愁容,一双清秀的蛾眉挤成了分叉的墨笔。

  时隔两月再相聚,喜过之后,凌惠平又犯苦了,她知晓北鸿信的到来意味着什么!

  “这天还是来了。”她想说的轻松淡然一点,说完却让她用光了劲儿的那么重,虚脱无力了。

  皱着的小粉鼻和红润的眼眶,更是变相的对北鸿信说,她对他有多么的难舍!

  北鸿信一双深邃无端的凤眼闪着柔光,倍疼呵护的为她抹去从眼角滑落的泪珠。

  尽量柔和着口吻:“傻丫头,人都会长大,这些年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底,明日就是太子的寿典,区时亨王也在场,你定要把魅惑发挥的淋漓尽致,让太子和亨王为你倾心,为你痴迷!”

  这话对凌惠平来说是世间最致命的毒药,服下就再无解药医治,更是拿着刀子用最温柔的力道刺进了她的心窝。

  待到第二日午时,北鸿信早早的就候在宁和居外了,但是他沉着剑目,微皱着星眉,眉宇间隐隐夹着几丝惆怅。

  从他昨晚回了泰和居就未曾入眠半个时辰,闭了眼,脑海就不听使唤的回忆起从云海边城救凌惠平的幕幕经历。

  云海边城位于天江之末,此江从西蒙蛮族为起点,贯穿中原与大海交汇。

  地理位置十分险要特殊,乃是晋国最为重要的海城,远方的东瀛异族若要来犯,此处就是最佳的登陆点。

  凌惠平的爹亲凌长延是云海太守,抗击异族五年有余,总共胜了大大小小三十余起战役无败绩,却是遭到朝廷内的奸臣谎报军情,污蔑凌长延卖国求荣投降了异族,当今天子北江啸断了对云海的物资和增援,最终凌长延是弹尽粮绝,含恨含冤而死!

  “吱!”宁和居的门开了,为凌惠平梳妆完的女婢对着北鸿信谦卑的行礼:“奴婢见过胤王殿下。”

  北鸿信不作态的跨进门,抬眸就见凌惠平端坐在妆台前,身着凌霄白绸缎,盘着的墨发束着九只精致典雅的白玉羽簪,脚踏祥云玲珑靴。

  静静的停缓在原地好一会儿:“时候不早了。”

  从他进门以来,凌惠平就目光和善的通过铜镜注视着望着她背影的他了。

  为了讨他的欢心,她含笑起身在他的面前身转步移,扬袖漫舞,褶裙成百合花开,似九天玄女下凡,白若冰清雪莲的投进他的怀抱!

  “殿下莫要忘了应过我的诺言。”凌惠平倚在北鸿信的胸怀,有些忧虑不安。

  北鸿信深知她的笑颜下藏着惊涛骇浪,她在害怕他会失言,怕会应了她最爱看的声声咽之中的剧情……

  “呵呵。”北鸿信朗声笑起:“质疑本王可不明智,走吧!今天的你,想必太子和亨王都会为你倾心。”

  凌惠平碎步轻移,抿嘴淡笑如夏日樱,戏玩儿的勾着玉指戳北鸿信的臂膀。

  “殿下精心养我在身边三年,此时要拱手送我去魅惑太子和亨王,难道不会有一种嫁女儿的不舍之情吗?”

  北鸿信的嘴角猛抽搐,黑着脸怒敲她的额头,好气又好笑的道:“古灵精怪的鬼丫头,本王巴不得早点把你送走……”

继续阅读

90%看过的人还看

侯爷不好撩 白小城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