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戏精王妃白切黑
戏精王妃白切黑
已完结 古代言情 宫廷争斗
作者: 柚子茶主角: 司马朔,沈柚萱
100.9万
4.4万人气值
更新至: 大结局下 2022-02-09 15:56:43
柚子茶 签约作者
1
作品总数
100.9
累计字数
1068
创作天数

简介

一朝穿越,替妹妹进宫做宫女,好不容易熬到出宫,却差点被白莲花妹妹设计,差点贞洁不保。
后母伪善,庶妹绿茶,亲爹极渣,叔伯觊觎家产!
看她手撕白莲,吊打渣男,狂虐一众极品!
虐渣一时爽,一直虐渣一直爽!
可哪知,一个蓄谋已久的意外,让她……
沈柚萱:“王爷,请您自重好吗?”
司马朔:“自重?会有媳妇让我抱吗?”
沈柚萱愤恨瞪眼:“你的烂桃花也太多了吧?”
司马朔:“嗯……娘子掐花手疼么,相公来给你揉揉!”

最新章节

第1章 为何对我下药

  “啪!”

  白釉汤碗捽了一地,沈柚萱‘四肢无力’地撑着身子伏在黑漆桌上,她抬眸盯着眼前的人,低声质问:“为……为何对我下药……”

  看着昏昏欲倒的沈柚萱,沈若雪一把捏住沈柚萱的下颌,语气威逼,“我为何下药,长姐不知?倘若你安分守己老死在宫里,我又何须如此,真不知你这狐媚东西,给子期哥哥下了什么药,非要纳你为妾,弥补当初的愧疚。”

  眼前的沈柚萱明明早已过了妙龄,十四入宫,在宫中蹉跄十年,偏偏容颜未改,岁月洗礼更让她明艳脱俗,眉眼之间顾盼流离,美的不可方物。

  这样一张脸,怎叫沈若雪不恨?

  沈柚萱颦眉,目光直视沈若雪,一字一句道:“若非是你与别人结怨,沈家又岂会在选秀女的名列里?若非是我替你进宫为婢,你又岂能在府安稳养病,便是未婚夫君都拱手相让于你,你如今竟下毒害我?”

  “呸!子期哥哥本就是我的,何须你相让?”

  沈柚萱靠着椅背,叹息冷笑,“一个妾位,妹妹竟这般千方百计的要除掉我……”

  枉费她在宫中孤身一人多年,处处为沈家着想,不曾想这一府的人竟是吃人不眨眼的白眼狼。

  沈若雪抬手拂过她耳边的碎发,“长姐误解妹妹了,如今子期哥哥有我做妻,怎好叫长姐为妾,妹妹可是真心实意为长姐这个老姑婆着想为你安排了好男人,小莲,进来。”

  她朝外换了一声,随后一个侍女走进厢房,“小姐都安排好了,人就在门口。”

  闻言,沈若雪后退一步,面带浅笑,“既然人来了,妹妹不便打扰,长姐好好体验这销魂一刻。”

  沈柚萱拽住她的袖摆,手有些无力,抬眸望着她问道:“现在放了我……我还念我们的姐妹情谊……”

  沈若雪下了狠药,恐怕沈柚萱如今半步也走不了。

  她坚决甩开的沈柚萱的手,神情轻蔑,“就算你低三下四求我也无用,长姐不如好好享受此刻。”

  说罢,沈若雪得意洋洋的离开。

  门外站着的肥头胖耳、打扮富贵的纨绔少爷,见沈若雪出来,他便大步走进屋里。

  这是沈若雪为沈柚萱精心挑选,若是随便拉一小厮配了说不定沈柚萱会一怒之下杀了他。

  但方才进去的可是左侍郎家的独子,纵然沈柚萱有泼天的胆子也不敢举妄动。

  不出片刻,沈若雪便听见屋内沈柚萱的哀呼惨叫。

  “你滚开!不许碰我,来人啊!”

  沈柚萱叫的越是哀嚎无助,沈若雪心越是畅快,只要沈柚萱没了清白,赵子期便不会再惦记她。

  既然喜欢做妾,那便去给肥猪做妾吧!

  屋内,沈柚萱倚靠着红木官帽椅,一脸悠闲自得,不时道:“救命!谁来救救我这个小可怜!”

  刚还拽的二五八万的纨绔少爷卸下一身‘肥膘儿’,吊儿郎当地立在一旁,手里端着一盏茶奉上,憋笑憋得通红,“姑姑,你在演下去,子毅就要笑死了。”

  沈柚萱接过杨子毅手中的茶盏,抿了一口清茶,气味回甘。

  她云淡沈轻,低语:“我的亲妹妹想要孝死我,我不得好好演一番?”

  记得当年原主发烧致死,她刚穿越而来,屋子里围了一圈面色憔悴的人,据说守了她三四天,让她一颗冰冷的心感到温暖。

  入宫后,即便是深宫再艰难,她也不忘照顾沈家。

  如此二十四孝好女儿,好长姐,只因离开皇宫没有利用价值,便被他们厌弃。

  原主是沈家女儿,她可不是。

  宫里算计她的人最后连骨头也不剩,沈柚萱可不会对谁手软。

  心中念着,沈柚萱笑容肆然,杨子毅看不自打了一个寒颤,她的笑容与猛兽狩猎时的神情一般无二。

  末了,沈柚萱喊的口渴,喝了口茶浸润嗓子开口:“让你安排的是可好了?”

  杨子毅笑躬身道:“姑姑吩咐的自然不敢怠慢,长安城里找几个乞丐还不是信手拈来的事?只不过,眼下还差位女主角……”

  楼外,无尽昏黄夕阳中,晚沈拂过针叶林,响声瑟瑟凸显的厢房里格外寂静。

  沈柚萱将手里的茶盏搁在桌上悠悠道:“还不快将主角儿请进屋?”

  杨子毅心领神会,朝屋外喊了一声:“带进来。”

  砰的沉闷响声,厢房门被重重推开。

  沈若雪一个踉跄跪倒在地,发髻散乱,白皙娇嫩的面容多了几道鲜红的指印,一双水灵的眼睛哭的通红,真是让人我见犹怜。

  见沈柚萱坐在椅子上安然无虞,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沈若雪如芒在背,一时凝噎,“你!你……”

  看着她脸上的惊慌错愕,沈柚萱啧了一声,“蠢钝如猪,你这些小伎俩我在宫中时就已经看腻了。”

  沈柚萱连瞧她的兴致也没有。

  杨子毅望着沈柚萱,神情不解,“想给沈家一点教训动动手指的事儿,姑姑何必大费周章?”

  沈柚萱起身抚平裙摆的花褶,瞧着被折磨的狼狈不堪的沈若雪,叹气道:“人便是如此心软,若非亲眼所见,亲身所伤,如何狠得下心。

  沈柚萱边说边作捧心神伤的模样,杨子毅看着不自为她叹息不平。

  本想安慰,可一瞬沈柚萱又变作轻松自如的神情,转眸朝杨子毅笑道:“我先走了,剩下的事儿就托付与你。”

  杨子毅可靠地用自己浑圆的手拍了拍胸,“姑姑放心。”

  沈柚萱前脚刚踏出门,后脚就被沈若雪扯住。

  她楚楚可怜地哀求沈柚萱,“长姐,是妹妹错了!求长姐放过我……”

  沈柚萱微眯着眼打量沈若雪,硬生生地将将她的手掰开,笑容温柔俯身低语:“好好享受。”

  方才四个字,如数奉还。

  说罢,沈柚萱合上门扬长而去。

  沐浴着夕阳下金灿的阳光,身后的凄厉惨叫带来的烦躁不满也似乎烟消云散。

  沈柚萱穿进一条小巷,隐约中听见前路动静。

  心中疑惑,转弯,只看见一男子堵在墙根对着一麻袋暴揍。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