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病娇督主入我怀
病娇督主入我怀
已完结 古代言情 穿越架空
作者: 白河星里主角: 温扶棠、封衍
60.2万
91.9万人气值
更新至: 大结局:朝暮与君同 2022-02-07 14:06:35
白河星里 签约作者
1
作品总数
60.2
累计字数
279
创作天数

简介

猝死后穿书,温扶棠成了原著中的反派太后。
可惜早穿了十几年,这时候人还没当上太后呢。
睁眼碰上的第一个剧情,就是原主在龙榻上与多人一起和老皇帝“混战”的刺激剧情。
更刺激的是,这狗皇帝由于兴奋过度,还得了马上风蹬腿西归了。
“……”
好嘛,开局一个小寡妇,熬成富贵老寡妇的过程全靠蒙。
前有摄政王虎视眈眈,后有长公主作妖扰她清闲。好在她手里掌握着故事走向,不至于让剧情崩得太厉害。
不过谁能告诉她,这个整日追在她屁股后面不许她干这干那的死太监到底哪来的?
原著里根本没有这个人啊!
而这个死太监似乎还会洞察人心,在她疑惑不已的时候偏头朝她笑得邪肆,“就许你穿,不许我穿?”
温扶棠“???”

最新章节

第1章 迷乱

  阖宫夜宴,朝臣在前殿推杯换盏。

  后宫一隅,暗香袅袅萦绕。

  慈心殿内四下无声,严言躬身而立,惴惴不安地看着纱帐中露出的半只纤纤玉手。

  他是今年新晋的探花郎,初来宫宴便被两个宫女领到了此处,说是有贵人要召他来议事。

  心中正狐疑着,帐中女子突然开了口,“小探花郎,今年多大了?”

  严言颤了一下,旋即恭敬道:“回禀娘娘,严某上月刚及冠。”

  “哦,成年了就好。”女子玉指朝他轻勾,“过来。”

  严言上前,那纤细白嫩的手指便缠上他的手腕,一个用力将他拽进了帐内。

  女子斜倚在暖玉小榻上,盯着严言的目光滚烫如焰,烧得他手脚有些无处安放。

  她开门见山,“半月前新帝初次上朝,哀家在承乾殿外瞧过探花郎一眼,从此便念念难忘。故今日差人宴请,是打算赐君一个平步青云的机会。”

  严言错愕地抬起头和她对视。

  只一眼,便觉浑身都开始沸腾起来。

  眼前这个年轻的绝色美人,竟是当朝太后?

  说话间,她的玉足已经狎昵地攀上了他的腿,“伺候好哀家,日后封侯拜相自是少不得你……小探花郎,意下如何?”

  只是须臾发怔,他便遵从了内心,俯身去拉她的外衫,“更深露重,严某这就伺候太后娘娘宽衣就寝。”

  她抿唇轻笑,顺从地抬高脑袋,露出修长纤细的脖颈。

  两个月前,温扶棠荣登后位,成了当朝昏君的第四任皇后。

  新婚当夜,烂醉的皇帝揽着皇后与两个陪嫁侍女一同进了洞房。

  皇帝当自己宝刀未老,本想一展雄风,岂料这柄老刀不仅不中用了,还反扎伤了自己,仓促地给他的一生画上了休止符。

  皇帝的突然暴毙,使得还没当满一天皇后的温扶棠连夜就晋升成了太后。

  继位的太子才五六岁大,自北而归的皇叔卫岁担起摄政之任,前朝忙于夺权乱作一团。

  温扶棠干不得政,偏安后宫委实寂寞,便大着胆子趁乱为自己物色起了“眼缘人”。

  权柄在握,美男当道,不好好把握机会才是傻子一个。

  而今日被她请来的严言,便是诸多“入幕之宾”中的一个。

  烛火葳蕤,剪影相缠。

  暧昧的气氛节节攀升,温扶棠仰着头低声喘息,颈间最后的系带被解开的瞬间,青帐外忽然有冷风掀起。

  她吐出口浊气懒散回眸,蓦地瞧见一把拂尘抵在了自己颈后,堪堪压住要落下的系带,为她掩住最后的春光。

  拂尘的主人一板一眼,目不斜视,“严探花醉后失仪,误闯后宫惊扰了太后凤驾,臣这就把人带下去治罪。”

  严言看了眼来人,如梦方醒地缩回手,慌张地跪倒在地攥住来人的裤腿,“封、封大人恕罪……”

  封衍的嗓音不似寻常的太监那般尖利,语调也是平平的,却别有一番威严在里头,“醉到连太后娘娘都敢觊觎,我看你真是嫌命太长了。”

  严言不住磕头,“严某知错了,严某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受了太后娘娘的蛊惑……”

  “住口。”封衍冷声打断,“诋毁太后清誉,罪加一等!”

  严言忙掐住了话头,惴惴地低着头不敢再言语。

  温扶棠微一挑眉,不慌不忙地绑好系带,不再看那严言,随手捻起来人手中拂尘的一缕,缠于指尖把玩,“探花郎惊扰凤驾该罚,那你无诏闯入哀家的寝宫,难道就不该罚吗?”

  他抽回拂尘,神情淡淡:“臣认罚。不过在此之前,请容臣先处置了地上这位。”

  “不容。”

  “……”

  温扶棠歪头笑得狡黠,“他说得没错,就是我引诱在先,又如何?他未娶、我新寡,我俩是你情我愿,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内侍,凭什么从中作梗?”

  封衍的视线终于落在了她的脸上,目光中透露着一丝不可置信的意味。

  似乎是依照他所接受的礼义廉耻,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她有脸皮说出这种话。

  她以手拢发,露出锋利的杏眼和他对视,“封衍,这已经不是你第一回坏我好事了。”

  他垂下眼帘掩去眼中的嘲弄,“若是太后娘娘当真认为此等祸乱宫闱的丑闻算是好事,恕臣坏事也要坏到底了。”

  封衍不欲与她多纠缠,掸了掸拂尘,揪起严言的后脖颈,拎鸡崽似的将人往外拖。

  温扶棠起身挡在封衍身前,“你有什么气直接冲我来,放过探花郎。他才初入仕途,不该因为这点小事断了前程。”

  封衍微微勾唇,语气寒凉,“一个初登宫宴就敢跟着宫女进后宫的外男,他能有多心思单纯?不必彼此遮掩,太后与严探花沆瀣一气,不过都是些少廉寡耻之辈罢了。”

  “你——”

  他又道:“臣今日没带人大张旗鼓地闯进来,已是给足了太后颜面。”

  她胸口微微起伏,气得险些笑出了声,“那这么说来,哀家还要感谢封公公了?”

  “臣只是奉劝太后,从今以后要谨言慎行。前朝虽风波未定令人分身乏术,但后宫若有人敢趁机裹乱,臣也绝不会含糊了她。”封衍举起两指在自己和她眼前来回点了点,“事不过三,此事再被臣发现一次,别怪臣与您不客气了。”

  温扶棠抽出一旁架上的宝剑抵于他喉,神情怒极,“封衍,你今日敢带走他,哀家日后不会放过你!”

  实在是太微不足道的威胁了,封衍两指捻着剑尖稍一打转。

  “啪”地一声,长剑落地。

  他好心提点她,“这剑是镇殿用的,尚未开刃,伤不了人。太后若想杀人,日后得空,臣可以好心教你。”

  她有些狼狈地缩回手,怒目而视,“滚,用得着你装大尾巴狼?”

  封衍也被她的态度惹恼,寡着脸拖严言出了殿门,扬声吩咐门外的太监:“把殿门关紧,没我的吩咐,谁也不许放她出来。”

  温扶棠抄起一个香炉就往门口砸去:“死太监,你敢囚禁哀家?!”

  回应她的只有重重的合门声。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