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不好,皇后又又又上朝了
不好,皇后又又又上朝了
已完结 古代言情 穿越架空
作者: 落森主角: 楚君泽,颜望舒
18.9万
69.5万人气值
更新至: 大结局 2022-01-21 10:27:33
落森 签约作者
2
作品总数
20
累计字数
192
创作天数

简介

颜家嫡女,嫁秦王为妃,十年辅政助他夺得江山。
却在顷刻间成了废后,幼子惨死,颜家被灭。
他道:“朕赐你全尸,你有何不满?”
大火蔓延,晋王拖着满身伤痕将她护在怀中:“是我无能,未曾保护好你。”
她立下毒誓,若有来世,必要他们血债血偿!
浴火而生,她回到十年前,悲剧尚未发生,定要逆天改命。
手撕渣男恶女,让尔等还清孽债!
新婚当日,晋王将她视若珍宝,甘愿做了工具人。
众人见她心狠手辣多有忌惮。
他不屑一笑眉目传情:“我以江山为聘,你,可逃不掉了。”

最新章节

第1章 冷宫弃后

  寒风袭来,凋零的枯叶落了满院。

  天色昏暗阴沉,墨色的浓云在压在暗红色的宫墙之上,本金碧辉煌的宫殿如今却死气沉沉像似牢笼。

  残破的宫殿内,窗纱蒙了一层厚重的灰。

  女子端坐在桐木椅上,凝视着面前的宫人。

  她不过而立之年,面容却沧桑如老妪,眉目中尽是恨意,那双眸子已然暗淡,如同一潭死水却有数不尽的不甘。

  “娘娘,您选吧?”太监扫过端着的物件儿不耐烦道:“误了时辰可不好给圣上交代,您就别为难我等下人了。”

  颜望舒将视线落在太监身上,沉默片刻,抿了抿干涩的唇,声音中满是倦意:“若没有本宫的提携,你如今还是张公公身边的一条狗。”

  太监撇了撇嘴,居高临下的傲视着她:“娘娘,当初您可是高高在上的皇后,昨今不同了,您现在是废后,更是叛贼的家眷。”

  “昨今不同……”颜望舒突然狂笑,眸中似有一把利剑般紧盯着太监:“好一个废后,好一个叛贼的家眷。”

  江山已定,颜家本是一等功臣,她本是稳坐凤椅的皇后,仅因那莫须有的罪名和楚庭川的一句话,如今便沦落至此,成了万人唾弃的叛贼。

  殿门被人粗暴的踹开,一道明黄的身影从门外走近,孤傲的凝视着颜望舒:“朕赐你全尸,你还有何不满?”

  有何不满?颜望舒垂头冷笑:“这话本应我问你才对。”

  她猛然抬头,死死盯着的楚庭川,他还如同十年前一般俊朗,只是那双温柔的眸子看向她时满带厌烦:“你还有何不满?颜家已帮你稳坐皇位,我父兄也已打算让出手中兵权,你又为何赶尽杀绝灭了我颜家满门!”

  先皇有五子,她本应遵从婚约嫁给晋王楚君泽,可奈何晋王与别国公主联姻,她若是嫁,也只能是个侧妃。

  偏楚庭川对她表了爱慕之情,撩拨了颜望舒的心。

  她毅然决然毁了婚约,嫁了楚庭川,从懵懂无知到参与政事,她只想帮楚庭川坐稳皇位,而这江山到了他的手中,却成了自己的死期。

  她只恨自己为何如此蠢笨,竟将颜家上下送入了黄泉路。

  “颜家功高盖主意图谋反,该杀,而你身为皇后并未履行皇后的职责,该废。”

  沉默半晌,楚庭川不过淡淡丢下一句理所当然的话,直接奠定了颜家的归路。

  “楚庭川,你不得好死!”她疯了似的吼着冲上前,却被宫人一脚踢倒在地,颜望舒猛咳几声,鲜血从口中吐出,一双如枯木般的手紧握成拳满带怨气的盯着他:“佑儿尚且在襁褓之中,你怎可如此狠心?!”

  她想起自己出生未满月的孩子,心中的痛楚苦不堪言,她死便死,颜家上下皆因她的蠢笨而葬送,可她的孩子又有什么错?

  “你怎有脸提佑儿?你与楚君泽的私情真当朕毫不知情?”

  楚庭川顿时大怒,上前两步死死掐住颜望舒的脖颈:“虽圆房,可朕每每都让你服下避子药,你怎能怀有身孕?倒是朕的好弟弟,听闻颜家出事,便立即起兵造反,你还敢提佑儿?那不过是你与楚君泽的孽种罢了!”

  颜望舒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夫妻十载,他竟从一开始便不信任自己,当初的安胎药竟是避子药?难怪她成婚九年都未曾有一儿半女。

  而佑儿,当真是她与楚君泽的孩子?

  她猛然想起一年前,她醉酒与之交好的人,莫非是楚君泽?

  “颜望舒,朕留你清白的名声在外,赐你全尸,已是对你极大的恩典。”

  楚庭川甩手,起身冷凝着她,淡漠的丢下一句话便甩手离去。

  她瘫坐在地,不懂自己究竟何错之有,这十年来她尽心尽力,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姐姐,地上凉,当心身子。”

  一道软绵绵的声音从门处传来,女子婀娜的腰身如柳叶,那张俊秀的面庞挂着些许淡薄。

  她鄙夷的看着如此凄惨的颜望舒,心中好不畅快:“这毒酒亦或白绫,都是姐姐最好的归宿,你选一样了结自己便是,圣上仁慈,留了姐姐全尸,也算待你不薄。”

  声音有些耳熟,颜望舒缓缓抬头看向女子,大为震惊:“芷柔?”

  那人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颜芷柔。

  可她两年前便被封了郡主,送去边境和亲,在路途之中病亡,如今怎会出现在这里?

  “姐姐不必如此震惊,圣上怜惜我,又怎会将我送去和亲?这两年来我被圣上养在城外的宅子里,过了两年的安生日子,也算快活。”

  颜芷柔掩面,笑得花枝乱颤:“不知姐姐一年前与楚君泽同床共枕的感觉如何?本只是想成全了姐姐,却不料姐姐竟怀了身孕。”

  看着自幼疼惜的妹妹竟是帮凶,颜望舒心中说不出的苦痛:“原来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

  “是我,又如何?”颜芷柔冷笑,细指划过她沧桑的面容:“你已是废后,颜家也被灭门,就算是告诉你又何妨呢,你已无力回天了。”

  颜望舒猛的抓住她的手腕狠狠攥着:“颜家出事,你以为你还能在后宫立足?你以为楚庭川会放过你吗?”

  颜芷柔被抓的生疼,她惊恐的看着面前如同疯狗般的女人怒声对身边的太监道:“还不把她拉开!”

  宫人匆匆上前拽开颜望舒,毫不怜惜的踹在她的小腹上,颜望舒吃痛的皱眉却硬是不肯发出声响。

  “我早已不是颜家的人,自我被封了郡主死在和亲的路上时,我便不在是颜芷柔了!好姐姐,你与那孽种,今日都会死在这冷宫!”

  话音落下,一名老嬷嬷从门外走进,将怀中嗷嗷待哺的孩子直接摔在了地上。

  颜望舒似疯了般拼命挣扎:“佑儿!佑儿!”

  直至孩子哭声减弱,没了气息,颜芷柔的声音才缓缓传来:“这孩子本该随意处死找个地方埋了的,是我向圣上要了过来,如今与姐姐一同去,也算我这个做妹妹的一点心意。”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