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瓦罐坟
瓦罐坟
已完结 灵异惊悚 灵异恐怖
作者: 朽木阿兰主角: 茵茵,奶奶
9602
825人气值
更新至: 黄皮子的复仇 2023-11-20 15:53:59
朽木阿兰 签约作者
2
作品总数
2.2
累计字数
230
创作天数

简介

我们村后山上是连片的瓦罐坟,又称寄死窟。
过了60岁的老人就会被送进瓦罐坟。
送一餐,垒一块砖。
直到坟口封死,老人的死活便无人再管。
我娘怀上弟弟的这一年,我爹把59岁的奶奶提前送进了瓦罐坟。
可是奶奶死后的第二晚,我又看见了奶奶。

最新章节

第1章 死去的奶奶的回来了

  我爷爷死得早,奶奶一个人含辛茹苦把我爹拉扯大。

  结果我爹却长成了村里出了名的泼皮无赖。

  小时候追狗打猫,不学无术。

  长大了醉酒赌博,惹是生非。

  没钱娶媳妇,就从难民堆里捡个女人回来,也就是我娘。

  我娘同样好吃懒做,家里的生计全靠奶奶种的二亩薄田。

  后来我娘生下我,发现是女孩,就嫌弃地要让我爹把我丢进尿桶里溺死。

  还是奶奶把我抱起来亲了又亲,说她来养我。

  随着我慢慢长大,奶奶也老了。

  脊背因为常年劳作,弯成了罗锅,地也种不动了。

  于是奶奶成了爹娘嘴里的老不死的。

  我八岁这一年,娘又怀孕了。

  村里的郎中来探了脉,说娘这次怀的是个男娃。

  望着破败的土屋,和即将见底的米缸。

  我爹将视线转向了炕上正在啃地瓜的奶奶。

  第二天,奶奶不见了。

  村后的山坡上多了一个瓦罐形状的坟。

  瓦罐坟不是死人坟,而是活人墓。

  我们村有活子孙寿的说法。

  老人活得长,就是在抢子孙的寿。

  所以过了60岁的老人就会被送进瓦罐坟。

  瓦罐坟状如瓦罐,顶部留有小窗。

  送一餐,垒一块砖。

  直到坟口封死,老人的死活便无人再管。

  我爹一直嫌弃奶奶吃白食,又怕奶奶活着夺了我娘腹中胎儿的寿。

  于是把59岁的奶奶提前送进了瓦罐坟。

  本来应该每日给送一餐饭的。

  可是我家穷啊!

  我爹觉得奶奶反正要死,还送饭作甚?

  奶奶被送进瓦罐坟后,爹娘就再没管过奶奶。

  我怕奶奶饿死,就想偷碗棒子粥给奶奶送去。

  结果还没跑出屋就被我爹抓住了,他把我吊在门口的歪脖子树上打个半死。

  而奶奶的瓦罐坟也被我爹彻底封上。

  就这样,我奶奶一顿饱饭都没吃就活活饿死在了瓦罐坟里。

  奶奶死后,爹娘半张纸钱都没烧。

  反而把家里最后一只大公鸡杀了,煮了一锅汤。

  二人狼吞虎咽,吃得满嘴流油。

  见我也瞅着那锅鸡汤,爹娘居然把我赶到院子里,连个鸡骨头都没分给我。

  我肚子饿得咕咕叫,只能去井里舀了两瓢凉水灌了一肚子。

  奶奶在的时候我还有棒子粥喝,现在奶奶死了,爹娘吃了上顿不管下顿。

  我连口棒子粥都没得喝了。

  我望着山头上的瓦罐坟默默流泪,【奶奶,茵茵想你,你回来好不好?】

  半夜,我被饿醒了,肚子里像钻了只猫抓心挠肝的。

  我抬头望了眼窗外的月亮,被乌云遮了半边,屋子里黑乎乎的。

  隔壁传来爹娘的鼾声。

  我蹑手蹑脚爬起来,想去厨房找点东西吃。

  谁知刚坐起来,就看见一个黑影半蹲在锅边,正捞里面的鸡肉吃。

  家里进贼了?

  我刚想叫,遮蔽月亮的乌云突然散了。

  一束月光穿过窗子照在那人的侧脸上。

  我惊得头发差点竖起来。

  这不是我奶奶吗?

  可是奶奶已经死了啊!

  我吓得赶紧用被子蒙住头,大气也不敢喘。

  黑暗中只听见自己擂鼓般的心跳声。

  过了好久,我偷偷把被子掀开一条缝,厨房里的人影不见了。

  是我饿得做噩梦了吗?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我娘的大巴掌扇醒了。

  【死丫头片子!你这张贱嘴怎么这么馋?】

  原来是我娘发现锅里的鸡肉少了。

  可是我昨夜根本没起来啊!

  我爹拿着两指粗的藤条使劲抽我,边抽边骂,【贱嘴的小畜生!老子打不死你!】

  我疼的受不了了大声喊,【不是我,是奶奶吃的!】

  我娘听了反手甩我一巴掌,【胡说八道!你奶奶早就在瓦罐坟里死透了!】

  我知道我娘为什么这么笃定。

  我去奶奶的瓦罐坟上看过,每一条砖缝都被我爹用泥封死了。

  人如果在里面,不等饿死,闷也闷死了。

  可锅里的鸡是谁吃的呢?

  其实村里家家户户都有瓦罐坟。

  那些叔伯婶娘们经常会互相聊起送自家老人进瓦罐坟的经历。

  有的老人被送进瓦罐坟后会用脏话大骂不孝子,诅咒不孝子不得好死。

  有的会在瓦罐坟封最后一块砖的时候哭着求饶,祈求子女再等等。

  最后那些老人无出其外,都会被子女在喂完最后一餐饭后准时送走。

  每到后半夜,瓦罐坟里就会传来老人濒死前的呻吟声。

  但是像我爹这样把不满60岁的老人提前送进去,且不管不问的还是头一遭。

  我娘因为少吃了几口鸡肉,骂骂咧咧了一早上,揪着我的头发又扇我好几巴掌。

  我爹把我一脚踹出门,让我上山抓只野兔回来吃。

  可我还是个孩子,哪里能抓得到野兔?

  在山上走了一整天,一根兔子毛也没看见。

  脚也被草鞋磨得全是血泡,疼得钻心。

  就想靠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下,谁知这一靠竟然睡了过去。

  等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在外面待了一天没回家,我爹一定会打死我的!

  我吓得赶紧爬起来往家跑,却忘记了兔子还没逮到,没东西交差。

  下山的时候要路过半山腰那片瓦罐坟地,听说那里天黑之后就会闹鬼。

  那些饿死的老人的魂魄会出来把路过的一切生灵生吞活剥。

  我心里害怕极了,跑得飞快,可是刚跑到瓦罐坟地附近的时候天彻底黑掉了。

  树影在月光下投射出扭曲的黑影,不时有老鸹飞过,发出恐怖的哇哇声。

  我害怕得心脏砰砰直跳,但还是控制不住地朝奶奶的瓦罐坟望了一眼。

  这一望,差点把我魂吓飞。

  我奶奶的瓦罐坟上坐着个人!

  那人长发披面,露出尖尖的下巴,手里好像拎着什么东西。

  见我过来,抬起枯瘦的手朝我招招手,【茵茵,过来!】

  声音听起来轻飘飘,软绵绵,随着夜风飘散在空中。

  这声音分明就是我奶奶!

  我尖叫一声就想跑,可是身子却不听使唤了。

  两条腿像灌了铅,怎么也迈不动。

继续阅读

90%看过的人还看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