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雌竞妈妈
雌竞妈妈
已完结 现代言情 都市婚恋
作者: 卅阳主角: 江善善,李素兰,何悠
1.1万
0人气值
更新至: 反击 2023-10-31 18:52:58
卅阳 签约作者
5
作品总数
5.6
累计字数
232
创作天数

简介

我妈向来以贬低别人作为她的爱好。
在逼死我爸后,我成了她的「雌竞」对象。
「剪头发?不知道又要勾引哪个男的。」
「赚那么多钱又怎样?死八婆还不是没人要。」
「还化妆,这么骚给谁看啊?」
后来我站在天台上,看到我妈仍然嘴硬:
「装死吓唬谁啊?跟你死老子一个样!」

最新章节

第1章 觉醒

  回家的高铁上,我刷到了我妈发的帖子:

  「我和我女儿的身材谁更好?」

  这不是她第一次这样做。

  因为她一直把我视为雌竞对象,觉得离开男人就活不了。

  所以,我让她最后也栽在了男人手里。

  1

  从公司交完辞职信后,我拎着大包小包东西,直接坐上了回家的高铁。

  路上无聊刷着手机,忽然被推送到了一条消息:

  「请问我和女儿的身材谁更好?」

  很猎奇的话题,一看就是奔着吸引人的噱头去的。

  可我还是不受控制点了进去。

  「我和女儿从脚到胯的距离都是98厘米,女儿身高165,我身高161。

  她体重一百二,我九十七【龇牙笑】」

  底下还配了一张对比图片。

  左边是个穿着红毛衣、身材臃肿又滑稽的女生,像个头重脚轻的企鹅。

  而右边,是个穿着白色正肩短袖和长裙的女人。

  虽然都没露脸,但是这样一番直接对比下来,明眼人都知道哪个是女儿哪个是母亲。

  评论区吵得不可开交。

  「起猛了,看到现实版母女雌竞了!」

  「额,有一说一,这真的是亲妈吗?如果是,她女儿知道吗?」

  「你们都不说是吧?那我说,你比你女儿身材好!」

  「哪来的乐子人,这都什么场合了还开玩笑。」

  「怎么,我说错了?一百二的肥猪,一点身材管理都不知道!」

  「我很想知道她女儿看到了是什么反应。」

  其实我在点开图片的一瞬间,就觉得血液倒流,呼吸一颤。

  高铁驶入隧道,外面一片黑暗。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玻璃上清楚地倒映出我惨淡的脸——还有我身上穿的红毛衣。

  照片上的人是我。

  震惊过后,我心里更多的是无力感。

  因为这不是我妈第一次对我这样做。

  从我记事开始,印象里,我妈似乎从来没有对我有一天的好脸色。

  根据家里长辈的说法:我妈在听到自己生的是个女孩子后,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我家里没有重男轻女的恶俗。

  家里长辈从来没要求过我妈必须生男孩。

  所以,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会从骨子里对我厌恶。

  她最大的爱好,就是通过贬低我,来获得满足感愉悦感。

  「考了一百分又怎样?在初中这算个屁!」

  「考上重高怎么了?能不能上大学还不一定呢。」

  「就算你上大学,现在大学学历还值钱了吗?大学生那不是遍地跑,你骄傲什么?」

  不仅仅是学习,生活上更是如此。

  青春期,我因为作息颠倒熬夜学习,脸上经常爆痘。

  我妈从来不肯带我去医院看看,并挖苦我:「就你的脸金贵!」

  为了提高数学成绩,我想报一个补习班。

  可我妈却说:「去补习班勾搭男生是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想剪头发,她说我是想要勾引男人。

  我度数涨了想换眼镜,她说我心思全在穿搭上了。

  就这样,拜她所赐,我的近视度数一路飙到了八百。

  大夏天我要顶着厚头发,忍受发丝堆积在脖子的闷热。

  学生时代,大家对我的印象就是:那个戴着啤酒瓶盖厚眼镜,一脸痘痘,不修边幅的书呆子。

  理所应当地,格格不入的我,成了被霸凌的对象。

  可当我和我妈妈提起这件事情,抱着求救的念头找上她的时候——

  她只是冷漠地掀起了眼皮,给了我一个白眼。

  「那他们怎么不欺负别人?」

  「找找你自己的问题!」

  从那一刻起,我就意识到,我的妈妈,和书里普遍描写的「母亲」形象,不是一种人。

  2

  我最大的叛逆,是高考填志愿。

  放弃了省内的高校,赌气填了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

  那时候我心想,要是我很久不回家,再回家的时候,我妈会不会想我,对我态度有一丝丝的转变。

  可最后打脸的还是我。

  因为回去后,我发现我的房间没了。

  我家住在顶层,买房子的时候附带了一个小阁楼。

  以前,那里是我的房间。

  可我妈在我上大学后,把我的房子租了出去。

  「妈,那……我睡哪?」

  「出去找个宾馆住呗,反正你要打工的。我告诉你,你都18了,别指望我给你交学费。」

  以前不懂事,我以为我妈对我是故意激将,想让我更独立成长。

  后来长大些,我从别人口里知道了「雌竞」这个词。

  可我潜意识里还是觉得,不应该把这个词用在我妈身上。

  直到今天,刷到了我妈不知何时发的帖子。

  在评论区里的「雌竞」二字,深深扎到我眼里。

  这么多年,我妈都把我当成了她贬低拉踩、雌竞的对象。

  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

  而我妈妈好像对于网友的指责和质问一点都不在乎。

  她只回复了那些她感兴趣的。

  「对吧,我也觉得我比我女儿身体好。」

  「她现在跟个死猪一样,胖死了!逢年过节我都不想让她回家,嫌在亲戚面前丢脸。」

  其实我本来并不胖。

  是因为长期服用了药物,身体里都是激素。

  可这些,我妈都不知道。

  今天从公司辞职后,我特意带着提前采购好的礼品,准备回一趟家。

  一是快到了我爸的忌日。

  二是刚好快到春节了。

  三,是我的身体支撑不了我再继续从事工作了。

  在我爸去世后,我对像春节这种阖家团圆的节日变得很淡漠。

  要不是今年几件事挤压在一起,我也没有要回来的念头。

  从高铁站打车到小区楼下,我刚下车就看到了几个眼熟的阿姨。

  她们裹着棉袄,坐在花坛边,手里抓着一把瓜子说着闲话。

  「哟,这不是素兰家的胖丫头吗?今年怎么抽风想起来回家了?」

  「对啊,也没听你妈跟我们提起过。」

  「她晚上还说要和我们打麻将,上午也没去菜场买菜。」

  我僵笑两声,忍受着她们打量我的目光。

  不用想都知道,我妈平时是怎么在邻居面前诋毁我的。

  她给我在外营造的人设,从小到大就是没心眼没良心没道德的坏种。

  我附和了几句就进电梯了。

  到家,拿出钥匙,结果发现换锁了。

  不得已才敲了门。

  过了半晌,门才被从里面拉开。

  我妈睡眼朦胧打着哈欠开了门。

  看到是我,她眉毛一拧。

  「你怎么回来了?」

  她视线下移,看到我手里拿着的东西神情才缓了缓。

  我进屋放好东西,坐在沙发上,一瞬间很想把手机拿出来,问我妈那则帖子的事。

  我妈从头到尾扫了我一眼,开始例行嘲讽。

  「还穿靴子呐,你那大象腿能塞进去吗?」

  「有钱买新包,不知道孝敬我。」

  「东西放好就走吧。以前不都是打钱吗?我告诉你,就算你今天买了东西,钱也一分不能少。」

  我妈妈蹲下地上研究我带来的东西,连口水都没给我喝。

  于是,质问的念头又被我给压了下去。

  还有什么好问的呢?

  她根本就不关心我啊。

  「妈,明天要给我爸扫墓的事,你还记得吗?」

  听我说完,我妈脸色一变。

  冷笑道:「我说你怎么突然抽风回家,敢情是为了这事。

  大过年的要我去墓园,我不嫌晦气啊?

  走走走,你也给我滚出去——」

  我看着眼前好几年没见的我妈,再想到那条帖子,忽然起了倔劲。

  「妈,十二年了。你是不想去,还是不敢去?」

  「啪——」

  巴掌打过来的时候,我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嘴里一股铁锈味。

  我妈瞪着我,扬起的巴掌还不想放下。

  「谁给你胆子让你这么对我说话的?」

  我摸了把脸,还行,不疼。

  跟以前她打我的力道不能比。

  我定定地看着她,开口说:

  「妈,我爸是怎么死的,你心里最清楚。这么多年,你做梦没有被吓醒过吗?」

  3

  我妈被我的话说得一愣。

  刚好从外面吹来一阵风,窗帘动了起来。

  她厌恶地搓了把手臂,一把拽起我的袖子,半推半搡把我轰了出去。

  「就知道你回来没安好心!赶紧给我滚!」

  然后重重关上了门。

  力气之大,引得周围的邻居纷纷打开门,探头望过来。

  「善善,你怎么又把你妈惹生气了啊?大过年的你也不懂事点一点,一年到头也不回来看看你妈。可怜你妈一个女人过日子……」

  看看,在其他人心里我就是这么歹毒的女儿。

  「是,阿姨你说得对。你是大善人,我妈刚刚还夸你老公,说他没事三天两头就往我家跑呢……」

  那人脸色当即一黑。

  回去揪着她老公的耳朵一阵鸡飞狗跳。

  我本来也没打算住在家里,早就提前订好酒店。

  晚上睡觉前想了想,还是给我妈发了条短信。

  她早就把我的微信拉黑了。

  「明天七点半我在墓园门口。」

  第二天我提前到了墓园,在风口站了半个小时也没见我妈的身影。

  我扯了扯嘴角,意料之中的事。

  从墓园出来,我接到了一通电话。

  离职的时候我手里还有一点对接工作要做,现在公司打来电话问问要份文件。

  我打开包,发现U盘不见了。

  应该是昨天落在了我妈家里。

  叹了口气,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回去。

  站在门口,发现房门是虚掩的,里面也没有人。

  刚好如我所愿。昨天才吵架,今天不想和我妈正面撞上。

  我俯身在沙发上翻找的时候,我妈忽然回来了。

  手里还拿着手机,自言自语说着话。

  她在直播。

  看到我在翻昨天带来的东西后,她大叫道:「大家看看,昨天还假惺惺给我送东西来,今天就趁我出去要拿走了!」

  发现她在干什么后,我赶紧伸手挡住了镜头。

  但我的脸还是被拍到出镜了。

  我妈看着满屏弹幕幸灾乐祸。

  「看到了吧大家,我女儿就是这幅胖样子,唉,让她减肥也不听。

  也不知道我这么苗条的人怎么会生出这种丑妞。一定是他爸基因不好……

  我和你们说,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嫁到这家。她爸可不是个好东西,当成硬逼着我……」

  我实在忍无可忍。

  「妈——」

  她终于聊完,恋恋不舍关了手机。

  「干什么,东西找完了还不滚?」

  「怎么,还想让我留你吃顿饭呐?」

  我还没开口说话,这时门被敲响了。

  「李阿姨,是我。」

  我妈忽然表情一变,脸上换上热情的神采。

  脚步飞快,高高兴兴去开了门。

  「哎呀,小悠你怎么来了?」

  「阿姨,我听说江善善回来了,想来看看是不是真的。毕竟,我俩曾经可是好朋友……」

  何悠探过头,和我的视线对上。

  她弯了弯嘴唇,笑容无害。

  「好久不见了呀,江善善。」

  她的目光直直盯着我,好像要把我扒了个干净。

  透过她的挑衅眼神,我仿佛穿过时间,又回到了高中那段至暗的、不愿回想的时光。

  ——被霸凌的时光。

  何悠长相漂亮,浓眉大眼,活泼大方。

  在我们高中被票选为校花。

  她家里有钱,父亲是做木材生意的。本来以她的成绩不能被我们学校录取,但家里给学校捐了钱。

  本来我和何悠之间是没有交集的。

  有一次她翻墙外出上网吧,看见我坐在墙角背单词。

  第二天,她就被人举报了。

  何悠把这事赖到了我头上。

  之后,就开始带人霸凌我。

  我的头发被她用口香糖黏住,绞成一团。

  我的镜框被她踩歪,滑稽挂在脸上。

  一开始都是小打小闹。

  她发现我默不作声,开始变本加厉起来。

  让人把我堵在厕所,剪了我的衣服,给我拍了照片。

  以此来威胁我,让我在考试中给她传答案作弊。

  然后她反手举报了我,我被全校通报批评。

  她和男生开房约会被人撞见,逼我去认领顶锅。

  我妈知道这件事后,晚上让我跪在底下,把簸箕砸到我头上。

  「呸,不要脸的东西,一天天只知道勾引男人是吧?!你知道现在外面都怎么说我的,说我生了个狐媚子!

  我看你以后也就是给人家当二奶的料了!」

  我本来以为高中毕业后就从地狱解脱了。

  可直到现在,已经工作后,看到何悠站在我面前,过去发生的事仍然萦绕在我脑海里。

  我妈热情挽着何悠坐下。

  两人絮絮叨叨说着话,比亲母女还像亲母女。

  倒是我杵在原地站着,像个局外人一样。

  「你爸呢?好一阵子没来找我了。你回去多和你爸提提,我这也是一个人,寂寞就来找我聊天。」

  何悠笑盈盈应下,把话题又绕到我身上。

  「江善善,怎么几年不见,你成这副样子了?

  对了,过几天高中聚会,你会来参加吧?」

  4

  我站在原地听了半天,总算听明白了。

  我妈,和何悠他爸关系暧昧。

  我妈,何悠爸。

  我爸,何悠妈。

  怎么都绕不开,怎么都绕不开。

  我觉得脑子有点晕。

  关于我爸的死,是我心里一直挥不去的阴霾。

  我爸出车祸那天,车上还带着何悠妈。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雨天。我妈在家里和以往一样抱怨我爸没本事,不能让她享福。

  接着,我爸接到一通电话后就急匆匆赶了出去。

  过了没多久,何悠就给我打来电话。

  说我爸带着她妈妈私奔了。

  我妈当时就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

  她大发雷霆,打给我爸,质问他现在在哪,让他赶紧滚回来。

  我爸说开车不能接电话,可我妈一个又一个电话打过去。

  后来,我在电话里听到刺耳的刹车声。

  两个人都死在了车祸里。

  外面的人不知道,都以为真的是我爸带着何悠妈私奔了。

  可我却清楚,那天我爸为什么会急匆匆出门。

  他确实是被何悠妈妈叫出去的。

  但是是因为我。

  何悠妈妈在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了何悠的手机,知道了她对我做的事。

  她和我爸之前认识,所以找他商量这件事。

  可我妈不相信。

  她固执地认为,我爸就是和何悠妈妈私奔。

  「死了好!渣男贱女!」

  现在,看到我妈和何悠一家搞在了一起,我觉得一阵愤懑。

  何悠是霸凌我的人。

  也是间接害死我爸的人。

  她凭什么,凭什么在我妈面前装成没事人一样?

  凭什么,拼什么能轻而易举得到……我妈妈的偏爱。

  「怎么了江善善,你傻了还是聋了,听不到我说话吗?」

  「就是,小悠跟你说呢,你端什么?!」

  我一把将何悠从沙发拽起来。

  「出去!你不配在这里!你给我出去——」

  变故陡生,估计何悠怎么都没想到,我会突然对她反抗。

  她没防备,被我推到了地上。

  我妈最先反应过来。

  她按住我,发狠一般掐着我的脖子,像护犊子的母亲,死死瞪着我。

  「你想死了?!又在我面前发疯了是吧!你怎么不和你爸一样死在那场车祸里,啊?!

  我当时就应该在你生下来就掐死你!」

  她扯着我的头发,扇了我好几个巴掌。

  看啊,我的妈妈,为了一个毫不相干、伤害过她女儿的人,反过来打我。

  难过吗?

  可我早就看清了不是。

  恨吗?

  恨啊,我恨死了。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