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致面馆的爱丽丝
致面馆的爱丽丝
已完结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作者: 白觉主角: 江窈,顾辞年
1.5万
33人气值
更新至: 第二章 2023-10-18 19:23:38
白觉 签约作者
10
作品总数
12.3
累计字数
174
创作天数

简介

我曾在自家面馆门口捡了一个腿脚不便的残疾少年,收养了他一年。直到数年后面馆快经营不下去,我到一个大户人家面试护理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钢琴家顾辞年。坐在轮椅上的他脾气暴躁跟当年的少年判若两人,并且不认识我了。相处过程中我了解了他的过去,也明白了横亘在我们之间无法跨越的鸿沟。

最新章节

第1章 第一章

  “鳝丝面好吃吗?明天再给你做?”我期待地看着他,多少带着点讨好的意思。

  “不要再弄了!难吃死了!”

  他不耐烦地一挥手,面碗摔在地上,碎瓷片划破了我的小腿,疼痛难耐。

  难吃吗?他明明他把一整碗面都吃完了,汤都没剩一滴啊。

  1

  ”窈窈!月薪三万的工作,你要不要试试?”

  小沅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在面馆擦桌子。生意清淡,闲着也是闲着,几张方桌被我来回擦了几十遍,锃光瓦亮。

  小沅给我介绍的工作,是给富豪家的残疾儿子做护理。

  大别墅依山傍水,风景绝佳。我打起精神,等着雇主来面试。

  “江窈女士,你不是护理专业的。”保养得宜的中年女人看上去不太好惹。

  “我有经验,家父癌症去世前三个月都是我在照顾的。并且,我从小在自家面馆帮忙,现在面馆也是我在打理,我不怕吃苦的。”

  女人锐利的眼神扫过我放在膝上的双手。

  我的手并不细腻光滑,上面布满薄茧。

  女人终于点头:“行,试用期一个月。”

  “你要照顾的对象,是我儿子,他是个很有名的钢琴家,你要万分小心,不要让他伤到自己的手。”

  主卧的门被拉开,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转过身。

  “小哑巴?!“我吃了一惊。

  这个人的脸我太熟悉了。

  他曾在我家小面馆呆了一年。

  “你叫谁哑巴?”

  他眉头皱起,很不悦的样子。

  他……不认识我了吗?

  2

  我是在一个寒风肆虐的冬夜捡到他的。

  准确的说,是他自己爬到面馆门口的。

  隔着一扇厚重的玻璃门,他一双明亮的眼睛藏在一头乱发后,紧紧盯着室内。

  我在后厨帮忙揉面,出来倒杯水喝,正好跟这双眼睛对视上了。

  外头还飘着雪,他裹着一件看不出颜色的破夹袄,裸露在外的皮肤都糊着厚厚的污渍,就这样匍匐在店门外。

  我赶紧过去拉开门。

  手还没碰到他的胳膊,他就已经猛地伸出手,握住我的手指一阵吮吸。

  是变态?!

  我忍住没一脚踢过去。

  突然意识到,手指上沾着面粉。

  他饿坏了。

  扶着他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左腿完全使不上力气。

  原来是个残疾……

  我爸在柜台后也发现了,赶紧出来帮我。

  我们俩一齐把他弄进了屋,安置在最角落的桌子前。

  “马上打烊了,肉也都没了,只有这素汤面,你凑合吃,不够面还有。”

  我刚放下面碗,他马上就大快朵颐,好像完全不知道烫似的。

  我坐在对面托着腮看他,他吃完了面,恢复了些许血色,对着我羞涩地一笑。

  “还要?”

  他点了点头。

  太可怜了,还是个哑巴。

  他在我们店里呆了一个星期,没有人来接他。

  有天晚上打烊后,我坐在他对面算账,他指着账本:“这里错了。”

  啥?

  我猛地抬头看向他:“小哑巴,你不是哑巴?”

  他还是羞涩地一笑:“你也没问我啊。”

  3

  我爸给他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裳,正式将他收编为小面馆会计。

  不得不说,洗干净了的小哑巴还挺好看。

  甚至可以用漂亮来形容。

  皮肤白嫩,唇红齿白,我一女孩看了都嫉妒的程度。

  可惜问他什么他都说不记得了。

  我还是习惯性地叫他小哑巴,他也傻笑着应我。

  整整一个寒假我都跟他朝夕相处,他越来越粘我,就算腿脚不便也执意要跟着我。

  我爸见他可怜,还给他亲手做了个简陋的“轮椅”。

  转折发生在一年后,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

  下午来了三个在附近工地干活的男人,点了面,还有下酒菜。

  他们自己带了白酒。

  “那边的丫头,过来唱首歌听听!”

  我放下抹布过去了。

  顾客就是上帝,不能得罪。

  我拼命回忆着学校音乐课上学的曲子,站在桌边唱了首《同桌的你》。

  还没等我遁走,一只手就揽住了我的腰。

  酒气熏天的在嘴凑到我耳边:“小丫头歌唱得好听,长得蛮水灵的嘛,坐下来我们一起喝几杯……”

  说着那黝黑的手指就要摸上我的脸。

  爸爸前脚才出去采购。

  我慌忙避开,却被搂得更紧。

  柜台后传来小哑巴一声怒喝:“放开她!”

  从来没听过他用这种语气说过话,一时间连我也震住了。

  几个男人马上开始破口大骂。

  “残疾崽子还管这么多?”

  “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这么护着你小媳妇?有本事站起来打我啊!”

  小哑巴摇着那木制轮椅来到桌前,满脸戾气。

  充血的眼睛很是吓人。

  接着他拿起桌上的酒瓶,毫不犹豫就往抓着我不放的那个男人头上砸去!

  我懵了。

  那几个男人也懵了。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哑巴已经带着轮椅被打翻在地,醉汉的拳头和脚不停落在他身上!

  我一下就急哭了,扑过去护住他。

  “姐姐,别怕。”他嘴角都被打出血了,额头鼓着大包,还安抚我。

  幸好我爸及时回来,还有其他客人报了警。

  有人拍视频发上了抖音。

  标题是:面馆惊魂!绝美残疾少年英雄救美!

  ……

  颜控的力量不可小觑,那几天面馆的生意贼好,我每晚数钱数到手软。

  一星期后,来了几个神秘黑衣人把小哑巴强行带走了。

  我哭了。

  他也哭着抓着我的手不放。

  “姐姐,我不想走,我不认识他们……”

  “姐姐,救我……”

  我爸在一旁劝我:“窈窈,是他家里人找到他了,离开这里,他能过得更好。”

  手指被强行掰开,他被塞进了黑色轿车,离开了我的生活。

  4

  那天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男孩跟眼前这个面若冰山的男人,五官完全重合了。

  “你认识辞年?”他妈有些惊讶地看着我。

  我支吾道:“不是,是我认错了……”

  必要的时候,要给自己少点麻烦。

  原来他就是顾辞年,最近大火的钢琴家,参与了各种重大场合的商业演出。

  我不懂艺术,但各种媒体公众号上都有关于他的报道。

  每次刷到我只是匆匆一瞥,从没想过跟记忆里的那个小哑巴联系起来。

  话说回来,那时候我就发现他的手虽然满是污垢,却异常修长。

  没想到,那是一双弹钢琴的手。

  他妈离开后,我有点尴尬地搓搓手。

  “小……顾辞年,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窈窈姐姐啊。”

  他看着我的眼神依旧冰冷,嘴角上扬,戏虐道:“怎么,现在流行这样套近乎了?”

  “江伯你都不记得了吗?我爸爸他,当时还给你做了个轮椅,你当时很喜欢……他得胃癌去世一年了,死前还在叨念你……”我抓紧裙角。

  “不认识。”

  “想骗钱趁早滚蛋。”他转身,面对落地窗的方向。

  心口好像被一根细针扎了一下。

  他是病人,不能跟他一般见识。

  我在心里默念了起码十遍,才笑着开口:“那你要吃些什么吗,天都黑了。”

  “随便。”

  这死小孩怎么变成这副德行!

  我系上围裙,在那面积超过小面馆整个后厨的开放式厨房来回忙活。

  冰箱里东西很齐全。

  我灵机一动,做了碗素面。

  端到他面前的时候他明显愣了一下。

  “你就给我吃这个?”他不肯拿筷子。

  “我专业做面的,这可是独门绝活,看着朴素,很好吃的!”我卖力安利。

  他还是迟疑地吃了一口。

  然后闷闷地开始往嘴里扒。

  我喜出望外:“是不是很好吃!”

  他丢下筷子,面碗内还剩下个底。

  “不好吃,下次别做了。”然后自己摇着轮椅进了房间。

  5

  别墅来了客人。

  一个笑容明媚妆容精致的女孩,穿着面料高级的奶白色大衣,一头飘逸蓬松的长卷发。

  他唤她舒意。

  我端茶的功夫,舒意已经挽上了他的胳膊。

  “江窈姐,谢谢你照顾我男朋友。”她端着茶杯,向我道谢。

  我心里有些发酸。

  顾辞年当年流落到小面馆的年纪也不过十八九岁,我与他同龄。

  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他长得好看,对我更是百依百顺。

  说没有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五年过去,他已经有了女朋友。

  我心中的那个小哑巴,却一直挥之不去。

  “好难喝,换掉。”

  这个男人现在还对我百般刁难。

  “你不要这样啦,人家也是没有经验。”

  “你别不开心,我去给你泡!”

  顾辞年还念念不舍拉着她的手。

  那神情刺痛了我的眼。

  身后的家庭医生沈云韬偷偷在我耳边说:“是不是羡煞旁人,辞年跑丢过,还遇上了车祸变成了残疾流落街头,幸亏舒小姐发现了他,照顾了他一年……两家的婚事就这样定下了。”

  茶壶一下就偏了,褐色的茶水洒了出来。

  6

  我所熟知的故事情节,明明不是这样的。

  我故作镇定,擦干净桌子:“舒小姐家,是做什么的?"

  “来头可不小,舒氏集团你知道吧,云市近几年标志性建筑的落成都是舒氏承办的。”

  天差地别。

  “他为什么会跑丢?“

  我望向外面花房依偎着的两个人,阳光很是刺眼。

  沈医生突然神秘起来,再次凑到我耳边。

  “传闻顾家对顾辞年是魔鬼式的教育,他小时候在比赛上崭露头角后,一直没有放松过对他的钢琴教育,据以前老宅的佣人说,经常听到小少爷从地下室传出来的哭喊……”

  “长期以往,不光是身体,心理也备受摧残。某天受刺激趁人不备就溜了出去。”

  “结果被车撞断了半条腿,长期流浪没有接受治疗,落下了残疾。”

  我一直以为,大户人家就一定是吃香喝辣,纸醉金迷。

  没想到他却有这样悲惨的过往。

  现在的他腿脚不便,但还有爱人陪在身边,也不失为一种好结局吧。

  夜色渐深,舒意道别。

  “辞年你腿脚不方便,就让窈窈姐送我到门口吧。”

  心里顿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

  院门口,昏暗的路灯下,舒意骤然换了一副面孔。

  “江窈,我不知道你现在出现在顾家是什么目的。”

  “他已经完全忘记那两年发生过什么了,你要是为他好,就不要告诉他。”

  我心头骤然一紧。

  “当时带走他的……”

  涂着鲜艳口红的嘴角扬起:“没错,就是我。”

  7

  也就是说,在小面馆那一年的记忆,他是真的忘记了。

  现在在我面前冷言冷语的顾辞年,才是真实的他。

  恍惚间我打碎了一个鸡蛋。

  他又在房间里发脾气了。

  “江窈!你能不能不要发出这么大动静!”

  然后是一连串杂乱无章的刺耳音符。

  他生气了。

  他总是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愤怒。

  砸碎个鸡蛋能有多大动静。

  他的心病,压根没好。

  “你为什么老是喜欢做面。”

  他拿着筷子,挑剔地在碗里扒弄。

  “早餐不吃面吃什么。”

  我当然有自己的私心。

  胃是有记忆的,他明明很爱吃我做的面。

  今天顾母来过之后,他的心情一直不好。

  坐在门口阴沉着一张脸,也不说话。

  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外面雷声阵阵。

  我提醒他:“马上要下雨了。”

  “滚开。”

  完全不领情。

  正想着给他做个宵夜吃吃,门外就传来一声巨响。

  冲到门口一看,他连人带轮椅栽倒在了台阶下。

  此刻正暴雨倾盆,他就那样静静地躺在地上,浑身湿透了,还沾染着泥泞。

  我跑下去扶他。

  他紧闭着眼,面色苍白,雨水淋湿了他纤长的睫毛。

  我差点以为他死了。

  “你还管我干什么。”

  “我早就不想活了,你管我干什么!”

  声音很沙哑,充满绝望。

  我搂着他艰难爬上台阶,再把他安置在客厅地毯上,拿了块干净的浴巾将他包裹住。

  “乖。”

  他的头发也湿了,我替他擦拭。

  手腕被一把抓住。

  “不要装着很熟络的样子。”

  他的头被我用毛巾裹上了,只露出一张脸,配上室内的暖光,衬得他像个孩子。

  我不晓得哪里来的勇气。

  “你身上脏了,我帮你洗个澡吧?”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