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神女之怒
神女之怒
已完结 灵异惊悚 灵异恐怖
作者: 大七壹鲸主角: 何莹莹,何健
1.2万
66人气值
更新至: 神女之怒2 2023-11-02 10:59:30
大七壹鲸 签约作者
5
作品总数
6.2
累计字数
134
创作天数

简介

我我的后妈剪光我的头发,拔掉我的指甲。
她骗我说爸爸和镇上的人都想吃我的肉!
她恶狠狠地每天都想把我赶出家门,
这样她的儿子就能得到爸爸所有的财产。
可是,她不知道,
我是神女的后代,
神女发怒,是会要命的。

最新章节

第1章 神女之怒1

  恶毒后妈在我生日前夜剪光我的头发,拔光我的指甲。

  我被绑在椅子上,遭受痛苦,愤怒嚎叫。

  当我指望着温和慈祥的父亲能为我出头时。

  却看见恶毒后妈满脸是泪地向我磕头,

  她一脸惊恐地告诉我:

  「快跑!你父亲和镇子上的人都想吃你的肉!」

  1、

  「你在干什么?」

  严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我立刻浑身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把碗里的饭菜一股脑儿全塞嘴里。

  王云秋立马冲到我面前,愤怒到全身颤抖。

  她怒不可遏地拍掉我手里的饭碗,一手抓紧我的长发,一手顺势拿起桌上的筷子来捅我的喉咙。

  她扯我头发的力道很大,我吃痛,不由地顺着她的力道头往后仰。

  但是我的嘴还不曾停歇,纵使王云秋粗鲁地把筷子捅进我的喉咙深处,

  我依旧拼命地咽下嘴里的食物。

  我不停反呕,又拼命咽下。

  因为反呕,我的眼泪簌簌流下。

  简直狼狈。

  王云秋见状放下我,猛地一脚踢到我的身上。

  她精瘦泛黄的脸靠近我,一脸厌恶:「我有没有说过,一天中只能吃早饭,你怎么一天到晚饿死鬼一样!」

  我蜷缩着身子,趴在冰冷的地上。

  心里和身上一样,冷得厉害。

  2、

  我叫何莹莹,17岁。

  从小就没有了母亲。

  听父亲说,我的母亲在生下我的时候便难产死去。

  父亲非常有钱,尽管他只是在我们顺福镇上开了一家祖传的何记烧饼店。

  我听别人说,父亲在我母亲的帮助下曾经让这个烧饼店远近闻名。

  夸张到什么程度?

  无数人远道而来只是为了一口何记烧饼。

  其中甚至不乏许多重病患者,他们说只要吃上何记烧饼,再严重的病也会立马好。

  那时的何记烧饼供不应求,限量发售。

  单张烧饼的售价更是达到夸张的200元一个。

  那可是17年前!

  可惜,母亲后来死了,何记烧饼如今生意惨淡。

  但17年前的辉煌也为父亲带来了巨额的财富。

  父亲在母亲死后五年,娶了王云秋。

  这个恶毒的女人,仗着自己生了一个儿子便为所欲为。

  她待我很差,常常不给我饭吃,动辄打骂。

  在我16岁之后,她就多次让我离开这个家,滚得远远的。

  她甚至把行李都给我收拾好,把钱扔在了我的脸上。

  像对待一个乞丐一样跟我说:「这个家里的财富都是我儿子志强的,你休想得到一分钱!你要是再不走,看我怎么收拾你!」

  笑话!我能怕了她?

  倒不是舍不得这些财富,而是因为我的父亲真的待我很好。

  他热衷于搜罗美食做给我吃,我从小就是胖胖的姑娘。

  女孩子都爱美,我也苦恼自己过于肥硕而不够漂亮。

  爸爸只会笑着安慰我说:「没事,你胖到200斤都可以,家里又不是养不起你!」

  可是,16岁之后,王云秋便时常背着爸爸不给我饭吃。

  我常常饿得头晕眼花,偷偷去厨房找吃的。

  有一次,热乎乎的鸡腿刚被我咬在嘴里就被王云秋给发现了。

  她愤怒地抢过我嘴里的鸡腿,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踩烂。

  鸡腿的香味一直往我鼻子里钻,

  我肚子里空空如也,饥饿信号疯狂在我大脑里叫嚣。

  我咽了几口口水,红着眼睛看着地上被踩烂的脏兮兮的鸡腿,心里开始想妈妈。

  我的妈妈要是还在这个世界上该有多好呢。

  那我便不会饿肚子,那我便不会动辄被打骂,

  我的父母都宠我爱我,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3、

  纵使王云秋待我这么差,我也不敢告诉爸爸。

  听隔壁的徐爷爷是个看上去只有40岁的70多岁老头。

  他保养得很好,这不奇怪,我们顺福镇上很多人都看不出实际年龄。

  问他们怎么保养的,他们只会开玩笑说多亏了17年前的何记烧饼。

  徐爷爷退休前是我们顺福镇的中学老师。

  他温文尔雅,学识渊博,和他的妻子徐奶奶非常相爱。

  只是徐奶奶最近病得厉害,17年前徐奶奶也曾像现在病得这般厉害,只不过妈妈把她治好了而已。

  徐爷爷跟我说,爸爸很爱我的妈妈。

  自从妈妈走后,爸爸便一蹶不振,常常借酒浇愁。

  要不是有我,他估计也会失去对生活的希望。

  后来,爸爸娶了王云秋,生下了弟弟何志强,他的精神状态才开始有了好转,生活才开始走上正轨。

  爸爸很爱何志强,像爱我一样。

  王云秋常常在虐待我之后,再威胁我:「你要是敢告诉你爸爸这些事情,我就带着志强远走高飞,让你爸爸一辈子都找不到我们!」

  不行的,不行的。

  我不能让爸爸伤心的,他如此爱我。

  只要我有点头疼脑热的,他就急得满头大汗。

  即使是个小毛病,他也会为了我而熬夜看护。

  有时发烧,半夜迷迷糊糊醒来,总能看见爸爸佝偻着身影,坐在我床边。

  他时不时探探我的额温,若是我还在发烧。

  他的眉头便深深皱起,眼睛里还有浓得化不开的担忧情绪。

  最让我感到难过的,是小时候那次意外受伤。

  其实也就是贪玩被树枝割破了手指,伤口不大。

  谁知道,几天之后,我的伤口渐渐发炎变黑。

  直到疼得受不了,我才哭着去告诉爸爸。

  我给爸爸看我的手指,他第一次对我发了脾气:「莹莹,你怎么不早些说?」

  然后又在懊恼自己没有及时发现我的情况。

  他情绪失控,转身立刻就扇了王云秋两耳光:「该死的东西,孩子受伤了都没有发现!」

  王云秋委屈地捂住脸,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从那以后,王云秋就对我开始更加不好了。

  或许是记恨我吧。

  爸爸紧急带我去了镇上医院,当医生一脸严肃地告诉他说可能这段手指要被手术切掉的时候。

  我看见我的爸爸哭着向医生跪了下来。

  他一向是高傲的人,虽然只是我们顺福镇何记烧饼店的小老板,却在镇上很有声望。

  他不住地给医生磕头,眼泪铺满他整个脸庞:「求求你了,医生,保下孩子的手指吧!」

  医生推了推眼镜,有些无可奈何:「其实只有一小截指尖被切掉,根本不会影响孩子的手指功能的!」

  「不行!一小截也不行!」爸爸突然吼了起来。

  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爸爸声音又软了下来:「求求你了,医生,多少钱都可以,只要不切孩子的手指,毕竟……毕竟她是个姑娘,少了一点手指多不好看啊,孩子长大也会自卑的!」

  医生闻言,合上病例:「那你得去省城医院,但是那里能不能保不保上手指也难说。」

  爸爸丝毫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带我去了省城医院。

  走遍了省城的各大医院,最后才保下我的手指。

  在省城求医的数天内,我的手指坏死更加严重了。

  我常常疼得哭嚎起来,扭着身体在地上打滚。

  所有的医生纷纷劝爸爸:「切了吧,不然坏死面积更大了,你看看孩子多痛苦!」

  爸爸只是固执地摇摇头,他的面容十分悲伤:「不能切,不能切,求求你们!」

  那时候,他控制不住脾气只能对我发火。

  可是发完火后,爸爸又愧疚地抱着我让我原谅他。

  我知道爸爸是怪我没有早点说自己的伤势,爸爸是心疼我。

  所以我根本不会怪爸爸。

  只是,虽然后来手指保住了,我却时常感到这根手指麻木,胀痛难忍。

  指尖还有不正常的胀大。

  每每想到爸爸带我去医治手指的这事,我都会难受到落泪。

  他真是一个好爸爸!

  所以啊,爸爸这么爱我。

  我怎么能不懂事拆散他的家庭让他伤心呢。

  我只能盼着自己快些长大,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

  4、

  可是,王云秋总是想把我赶走。

  她甚至有次把我迷晕,叫了辆车想把我卖掉!

  要不是我装作还在昏迷,趁那个司机出去上厕所的间隙偷偷溜走。

  这时候,我说不定就在哪个山沟沟的放羊老头的床上待着了。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家里的时候,王云秋明显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我第一次向她挑衅地笑了一下。

  她气得脸色通红,整个身体都在止不住地颤抖。

  但是碍于爸爸在场,她没有发作出来。

  虽然王云秋很让人讨厌,但是她生的儿子,我的弟弟何志强却是一个很温柔很善良的小男孩。

  今天,他一脸兴奋地悄悄跟我说:「姐姐,爸爸说等你18岁那天要给你办一场盛大的生日宴!」

  「你怎么知道?」我还有几天确实就要到18岁了。

  「我在门头偷偷听到爸爸打电话了,他邀请了好多人,他还说,女儿即将18岁了!到时候请大家来何记烧饼店的后院!」

  何志强笑眯眯地看着我:「爸爸是想给姐姐大办一场呢!」

  我笑了笑,爸爸并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他应该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吧!

  5、

  晚饭的时候,爸爸回来了。

  他最近似乎很忙碌。

  他还带了一个人,是镇上的神棍吴婶,大家都叫她「吴仙姑」。

  吴仙姑这个人据说通鬼神,晓百事。

  而且她有一个绝活,她把手放未婚女孩额头上,就能知道她以后生男生女。

  小时候,她也经常摸我的额头。

  不过,通常她摸完之后,脸色都不太好。

  每次她把结果悄悄告诉爸爸,爸爸的脸色也会阴郁很久很久。

  今天,吴仙姑是被爸爸邀请过来我家吃晚饭的。

  一进门,吴仙姑便看见了我。

  她的表情怔了怔,看着我喃喃道:「你长得跟你妈妈简直一模一样。」

  爸爸在一旁脸色有些难看,应该又是想到妈妈,所以伤心了吧。

  我有些责怪地看着吴仙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吴仙姑抬手要抚上我的脸,我下意识地避让了一下。

  我已经快成年了,并不是很喜欢陌生人这样跟我亲近。

  爸爸见我避让,赶紧小声呵斥我:「莹莹,吴仙姑是喜欢你呢!你让吴仙姑摸摸!」

  爸爸都那么说了,我也只好乖乖地任吴仙姑摸我的脸。

  只是心里感觉怪怪的。

  吴仙姑顺着我的脸颊抹上了我的额头。

  她的掌心冰冰的,似乎还带着老茧。

  我看着吴仙姑,只见她慢慢闭上眼睛,在感受着什么。

  而爸爸则是焦急地看着她。

  片刻之后,吴仙姑睁开了眼,她满脸失望的样子看向爸爸轻轻摇了摇头。

  爸爸眼里的希冀似乎是一下子消散了。

  他有些绝望地看着我。

  我有些不自在,勉强挤出一抹笑容:「这么看着我干啥呀!爸爸。」

  爸爸长长地叹一口气。

  他捏捏我瘦得干柴一样的胳膊,皱起了眉头:「怎么还是这么瘦的!你吃这么多都不胖呢!」

  我默默低下头,我那么瘦,可不都是你老婆王云秋干的好事啊。

  我每天快要饿死了。

  只有爸爸在的时候,我才能饱饱地吃上一顿。

  王云秋这时候端着一盘猪肘子肉过来。

  她似乎很不喜欢有人来我家里吃饭。

  她脸色难看地看了我一眼,用眼神示意我待会儿要少吃一点。

  我撇撇嘴,向她翻了一个白眼。

  6、

  这顿晚饭自然是吃得很饱。

  晚饭后,爸爸放下了筷子,他摸了摸我的头发,眼神带着慈祥。

  我的头发是在爸爸的坚持下从小就留了起来的。

  现在已经长到了小腿处。

  我的头发很多,又黑又亮。

  爸爸时常抚着我的头发,眼睛似乎透过我看向另一个人:「你妈妈也是这么长的头发!」

  「跟你的头发一样,又黑又亮。」

  「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说她饿了很久,问我能不能给她一个烧饼。」

  「我便挑了一个最大的烧饼递给了她。」

  「她站在烧饼铺子门口拿着烧饼小口咬着吃,头发长长地垂下。耳边别了一朵新鲜的芍药花。」

  「风吹过来的时候,她的头发也翻飞起来。」

  「真的……很美。」

  ……

  想起往事的时候,爸爸的面容总是无比地怀念,可是过不了多久,他便收起表情,面带悲痛地离开。

  此时的爸爸,大手一下一下抚着我的长发。

  眼睛亮亮的,他小声说了一句话:「还好有这么长的头发!」

  7、

  距离我18岁的生日只剩下两天了。

  王云秋真是用尽手段地要让我走。

  每次我都能回来。

  我感觉我好像有些不那么怕她了。

  以前是因为年纪小,总是被她说的那些话唬住。

  可是我都快成年了,她的那些话再也骗不到我了。

  我开始肆无忌惮地当着她的面吃东西。

  她气得眼睛通红,指着我骂道:「你信不信,我带着志强离开你爸爸!」

  「你走啊!你走!」我毫不在意地说,「你一个女人,当了这么久的家庭主妇,我才不相信你会离开我爸爸!」

  王云秋震惊地看着我,想要冲上来打我的脸。

  却被我抓住双手,狠狠地推到了地上。

  「你还以为我是以前那个任你欺负的小孩子吗?我现在就去告诉爸爸你做的事情!」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王云秋眼里闪现出恐惧,她似乎是没想到我变成了这样。

  她跪在地上,快速爬过来抱住我的双腿,第一次朝我乞求:「求求你,别告诉你爸爸!」

  我冷笑一声,踢开她,就要走开。

  却听见她惊惶又带着哭腔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2天之后!你会没命的!你爸爸……你爸爸他们想要吃你的肉!现在赶紧逃吧!莹莹!」

继续阅读

90%看过的人还看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