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不要做坏事
不要做坏事
已完结 灵异惊悚 灵异恐怖
作者: 多欢谨主角: 安禾,卫宁孝,卫宁语,卫夕悦
9341
33人气值
更新至: 偷魂人竟是最亲近的人 2023-11-30 11:21:02
多欢谨 签约作者
2
作品总数
1.9
累计字数
221
创作天数

简介

女儿最近变得很呆很木,我想尽了办法。
叫魂,不行。
查了脑部CT,没问题。
测了心理,没问题。
我束手无策,一个小师傅却告诉我,女儿是被偷魂了!
而这偷魂的人竟是这么亲近的人!
魂,我要找回,你们,也别想好过!

最新章节

第1章 聪明女儿变痴呆,竟是被偷魂

  女儿最近变得很呆很木,我想尽了办法。

  叫魂,不行。

  查了脑部CT,没问题。

  测了心理,没问题。

  我束手无策,一个小师傅却告诉我,女儿是被偷魂了!

  而这偷魂的人竟是这么亲近的人!

  魂,我要找回,你们,也别想好过!

  1

  我下班回到家,老公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女儿也在边上。

  「哟,这么悠闲。」换鞋的时候,我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份试卷,笑眯眯地走过去,「夕悦,又考试啦!这次有没有一百分啊?」

  女儿卫夕悦今年六年级了,成绩一直很好,家长会上我还作为代表分享过教育经验呢!

  我拿起试卷,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我反复翻看,确实是女儿的,不过,只有五十七分。

  我语气不虞,「卫夕悦,你这是怎么考的?在开玩笑吗?」

  女儿在边上,整个人木木地,不说话。

  我更生气了,把电视关了,「考五十七分,你还带她看电视。」

  老公卫宁孝很无奈地看着我,「安禾,孩子没考好嘛,你别急啊。」

  我看着试卷上的错题,很多都是简单的基础题,我指着那些题目问她考试的时候在想什么,她慢慢吞吞地看向我,眼神茫然,「不知道。」

  我发现不大对劲,女儿平时很活泼,能说会道,今天却很奇怪,看着特别的……呆,对,很呆!

  我立马平复心情,把女儿拥在怀里,「夕悦,你怎么了?告诉妈妈,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前段时间还在网上看到学校霸凌的报道,今天看着反常的女儿,我担心她也遭受这些。

  夕悦还是慢慢地,几乎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吐,「没有人欺负我。」

  她越慢,我越是着急。

  十一放假前,夕悦还是正常的,假期回来,我一直加班,都是老公照顾孩子,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

  我看着夕悦这副模样,怕把孩子逼紧了,只能让她洗漱睡觉。

  看着她迟钝的动作,我立马打电话给班主任。

  2

  电话那边郝老师也说最近夕悦有些异常,他还想问问我是不是家里的问题,让我第二天去学校看看。

  第二天我请假送女儿去上学,一路上女儿都很沉默。

  到了学校,班主任特许我坐在后面看着,一上午过去,我发现夕悦都在发呆,别人做笔记,她不记,别人读书,她不读。

  「夕悦妈妈,放假回来之后,夕悦就这样了,基本不说话,而且也没什么情绪,看上去特别的……。」郝老师犹豫着。

  「呆?」我接过话,郝老师抱歉地点点头。

  「夕悦妈妈,你要不……去试试叫魂?会不会是吓着了?」郝老师有些不好意思,作为老师,他觉得自己不该说这样的话。

  吓着了?

  我突然想起来,国庆回老家的时候,我带着夕悦去她小姑家,她女儿喜欢夕悦手上的娃娃,便上手去抢,又咬了夕悦一口,还放狗吓夕悦。

  我听到女儿号啕大哭赶过去的时候,那狗正追着我女儿跑。

  那时候是吓到了!得叫魂!

  晚上,我让夕悦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而后开着她的房门和大门,我在楼梯间大声地喊,「卫夕悦,回来吧,卫夕悦,回来吧……」

  叫了好一会,我才回家,一夜惴惴不安。

  丈夫在旁边安慰着,我迁怒于他,埋怨他二姐,他也没说什么。

  晨光熹微,我叫醒女儿,满眼期待地看着她,希望她像以前一样撒娇再睡会,可是没有。

  女儿木然地起床,洗漱,一句话都没有。

  我的心慢慢下沉,像坠入深不可测的悬崖,落不到底。

  3

  一整天我都很焦灼,在网上搜索着解决方法,突然我看到抑郁症几个字,我决定再去医院看看。

  我带着夕悦去神经科查脑部CT,去心理科查抑郁症,结果医生含蓄地让我去测智商。

  出了医院,我带着夕悦失魂落魄地走在路上。

  我的女儿从小那么机灵,那么懂事,平时伶俐可爱,学习能举一反三,之前我还答应过女儿,等她小学毕业了,带她去北京旅游,去看看清华北大。

  现在她却如泥塑木雕一般,而我束手无策。

  想到此,我走不动了,蹲下来,掩面哭泣。

  「哎哟,这么可爱的小妹妹,怎么被人偷了魂啊!」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

  我抬头一看,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正摸着夕悦的头。

  「偷魂?」我倏地站起来,急切道,「小师傅,你知道我女儿是怎么回事吗?」

  小师傅微笑看着我,眼神干净又深邃,「大姐,我叫远近,你直接称呼我名字就行了。」

  客套过后,远近面色微沉,「这个小妹妹是被人偷了魂。」

  见我疑惑,远近解释道,「人有三魂七魄,三魂是天魂,地魂,命魂。命魂是人身的主魂,也是七魄的根本,可以透过七魄主管人的智慧,体力,行动。有句话叫魄无命不生,命无魄不旺……」

  小师傅见我神色更加迷茫,顿了下,抬眸看着我,「简单讲,就是她的命魂被人偷走了,她的智力和气运跟着没了,她现在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只有躯壳,没有里子。」

  「大姐,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听了他的话,我脑子嗡地响了一声。

  确实,夕悦现在就是这样,一具空空的躯壳。

  4

  「远近师傅,你有没有办法?救救我女儿啊!」我抓着远近的胳膊,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多少钱都可以!」我直直地盯着远近。

  远近被我盯得面色微红,摸了摸鼻子,「嗯,我救人不是为了钱啊,都是缘分,都是修行。」

  「这个偷魂术解起来也容易,我只收你一万元。」

  我立马对着远近拿出的收款码扫了一万元过去。

  「好!」远近应了一声,挺直胸口,「偷魂术需要用红纸各写上被偷魂的人和受魂人的生辰八字,再取两人一管血,把红纸浸透在血里,再缝在一个布偶里,以前呢,布偶是行术法之人自己做的,现在图方便,都是拿被偷魂的人贴身的或者喜欢的布偶娃娃了。」

  「行术法之人会给受魂者一盆偷魂花,这个花没有固定的,只要行术法之人给这花浇上他们特制的符水,再以受魂人的血每日滋养即可。而后每天取一花瓣,泡半碗水,给那个布偶喝了就行了,一个月以后,这个偷魂就彻底完成了。」

  「破这个偷魂术呢,只要找到这个娃娃,取出里面的生辰八字,烧掉,再到我这服用一碗固魂汤即可。」

  我心下大惊,起了一身冷汗,「远近师傅,夕悦这个情况从国庆后就开始了,到现在已经半个多月了!这偷魂术快成了啊,我到哪去找这个娃娃啊!」

  远近悠悠开口:「偷魂有个要求,这两人得不出五服,不然命魂融合不了。另外,这偷魂花需要吸收日月精华,所以不能偷偷摸摸藏着养,得见光。而且,这偷魂花前半个月看不出什么,后半个月因受血和符水的滋养会有股特别的味道。」

  「什么味道?」我急忙询问。

  「比肉香味重一些,你闻到了就明白了。」

  一下子听到这么多,我脑子有些晕乎。

  娃娃,抽血,生辰八字,五服……

  这些字在我脑子里不停打旋,炸得我脑子里发紧,「卫婷婷,夕悦小姑。」我嘴里小声嘀咕,声音干涩。

  是她了,是她!我加了远近的微信,道声谢就赶忙回去。

  5

  到了家里,我到处翻找,夕悦国庆节带回老家的那个娃娃果然不见了!

  那天卫婷婷的女儿刘娅跟夕悦抢这个娃娃,夕悦在那吓到了,卫婷婷还让夕悦在她那睡了会,所以,她们是在那个时候偷魂的!

  刘娅比夕悦大两岁,成绩一直不好,快中考了,她自然着急。

  我越想越气愤,也越来越心寒,竟然有这样的姑姑。

  晚上卫宁孝回来,我去迎他,刚想开口讲今天的事,觉得不妥,我立刻转移到别的话上,他并未察觉。

  卫宁孝重点大学毕业,不相信封建迷信,而且,卫婷婷是他二姐,我现在无凭无据,等我找到那个娃娃,再跟他说。

  6

  第二天,我借口国庆假期落了东西在老家回去一趟。

  路上,我特意去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娃娃带着。

  到了卫婷婷家,她正在做午饭,我拿着娃娃招呼,「二姐,我东西落家里了,回来一趟,上次看到刘娅喜欢这个娃娃,给她带了一个。」

  卫婷婷「嗯」了一声,面色有些别扭,我压着心头翻上的愤怒,去她家院子里。

  农村的房子都配着一个院子,远近师傅说偷魂需要有偷魂花,卫婷婷的偷魂花肯定养在院子里。

  我到院子里,果然有很多花,比国庆的时候还多了几盆,我凑近去闻,除了花的本身淡淡的味道,并未闻到什么,难道是时间还不够?

  「你喜欢这花啊?安禾,你要喜欢,你带一盆回去呗。」身后突然传来卫婷婷的声音。

  「啊!」我吓得一抖,卫婷婷平时大大咧咧,不管事,今天这么谨慎,竟然跟着我。

  「没有,二姐,我就是看看,这花颜色挺好看的。」

  「随你,别说二姐小气啊。」卫婷婷撇了撇嘴,「不知道你要回来,中午饭简单,你要不要在这吃点?」

  「行,我吃了饭再回去,我先进屋坐会,早上起得早。」说完,我便往屋里走去。

  我回头看看卫婷婷去厨房了,我随即去了刘娅的房间,打开门,就见刘娅的床上躺着夕悦的娃娃。

  我站在门口,感觉一股子凉气直窜脑门,那个娃娃安静地躺在那,我却觉得它张牙舞爪,可怖地盯着我。

继续阅读

90%看过的人还看

我在凶宅当老大 尹高兴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