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疯批老公徐徐图之
疯批老公徐徐图之
已完结 现代言情 都市婚恋
作者: 林霏开主角: 乔之之,徐城
1.1万
0人气值
更新至: 迟来的求婚 2024-02-20 16:12:48
林霏开 签约作者
2
作品总数
2.1
累计字数
236
创作天数

简介

我死了,变成一个鬼。
变成鬼就算了,还被绑在我姐姐的身边,看着她假扮我跟我的丈夫腻腻歪歪。
我那个死鬼老公向来好骗,估摸着要被蒙在鼓里一辈子了。
结果有一天,我看见他大发雷霆,拿刀抵着我姐姐,凶神恶煞。
「说,你把乔之之弄到哪里去了!」
没想到啊,徐城平时小奶狗,背地里竟然是个疯批。

最新章节

第1章 我变成一个鬼

  我死了,变成一个鬼。

  变成鬼就算了,还被绑在我姐姐的身边,看着她假扮我跟我的丈夫腻腻歪歪。

  我那个死鬼老公向来好骗,估摸着要被蒙在鼓里一辈子了。

  结果有一天,我看见他大发雷霆,拿刀抵着我姐姐,凶神恶煞。

  「说,你把乔之之弄到哪里去了!」

  没想到啊,徐城平时小奶狗,背地里竟然是个疯批。

  1

  徐城出差回来了,一回来就跟个大狗狗似的黏上我。

  说错了,是黏上我姐姐。

  「之之,我好想你,你有没有想我呀!」

  乔宝珍受宠若惊,大约是没想到外边传闻性格冰冷的徐城是这么个黏人的样子。

  「阿城,我也很想你。」

  乔宝珍面容羞涩,欲拒还迎。

  然后徐城就在快要碰到她那一刻停住了。

  他呆呆地问:「你叫我什么?」

  我对徐城从来没有昵称,向来是直呼其名。

  乔宝珍有点害怕了,她试探性地问:「阿城,我这样叫你,你不开心吗?」

  徐城绽放出灿若夏花的笑容,甚至有点激动。

  「开心,我当然开心。之之,我终于等到你这么叫我了!」

  他作状要抱乔宝珍,但又把手收了回去。

  「瞧我激动的,这么晚你肯定饿了,我去给你做好吃的!」

  我在一旁白期待了。

  还以为他发现什么端倪了,结果还是这么傻。

  看着徐城下楼去厨房的背影,乔宝珍羞怯地笑了。

  「乔之之,你吃得也太好了吧?徐城居然亲手为你做饭,真是后悔把这么好的老公让给了你。」

  「不过没关系,不是你的终究不可久留,我现在就要来接管原本属于我的一切了。」

  我的灵魂就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对着她龇牙咧嘴的。

  什么叫原本属于她的?

  明明是我辛苦打拼来的。

  当初乔家生了一对双胞胎,我那个便宜爹偏信神棍的话,非说乔宝珍是福星,而我是灾星,就把我送回了乡下奶奶家。

  那么些年他们也没管我,连一分钱也不给,生怕跟我沾上一点关系。

  十九岁的时候奶奶重病在床,那会儿他们终于来了一趟,我还以为他们是来看望奶奶的,没想到他们是来让我替嫁的。

  乔爷爷和徐爷爷是故交,这娃娃亲是早就定下的,不能废。

  我至今还记得乔父那副居高临下,一脸嫌弃的嘴脸。

  「那徐城可是徐家的小少爷,能嫁给他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切,要真有那么好,这福气怎么不给乔宝珍?

  我被乔家人绑着嫁到徐家,才发现徐城是个残疾的。

  对,就是那种双腿不便,只能坐在轮椅上的那种。

  新婚之夜我和徐城大眼瞪小眼。

  他坐在轮椅上,我双手被捆在背后,坐在婚床上。

  「你是乔宝珍?」

  「我喜欢别人叫我小名,乔之之。」

  我答应乔家替嫁,他们答应给奶奶医药费,并且照顾奶奶。

  他费劲巴拉给我解开绳子,我也费了老大力气把他弄到床上。

  然后初次见面的我们就这么躺在床上,再次大眼瞪小眼。

  我小心翼翼开口,「听说你脾气有点不好。」

  身体有缺陷的人总是容易陷入偏执一些,当然阳光的也有很多。

  徐城笑了。

  「你看我像吗?」

  不太像。

  他笑起来两颊有小酒窝,肤色白皙,看着柔软可爱得紧。

  哪里有外头说得那么可怕?

  2

  乔宝珍去洗澡了,还喷了我最常用的香水。

  我说她这几年怎么一直混迹在我身边,处处和我打听我和徐城的生活,原来是在为顶替我做准备。

  乔宝珍洗澡没什么好看的,我去看徐城做饭。

  结果徐城在厨房里呆坐着,啥也没干,眼神放空,好像在疑惑着什么。

  「叮,您的外卖已送达,请及时取餐。」

  好家伙,合着以前他给我做的饭都是外卖呗?

  伤心了。

  徐城摆好盘,乔宝珍刚好从楼上下来。

  「阿城,你怎么做了这么多,我吃不完的。」

  徐城宠溺一笑。

  「没关系,吃不了就兜着走。」

  乔宝珍一愣,「什么?」

  「没事,快尝尝吧!」

  徐城眼里划过一丝疑惑。

  以往他开了这一句头,我就会跟他斗嘴。

  但是乔宝珍又不知道,她接不上来。

  现在想想乔家人真是傻,就算相貌相差无几,性格总是大相径庭的,被拆穿了可怎么办呢?

  不过也有可能一辈子也拆穿不了了,毕竟徐城傻乎乎的。

  你瞧,乔宝珍说了一句好吃,他就开心得直冒傻气。

  都是我从前骗他骗得狠了,导致现在乔宝珍漏洞百出,他也还是相信我。

  吃完饭后自然是要睡觉。

  乔宝珍换上了睡衣,肌体若隐若现,右腰处的红艳艳的像鬼火的胎记,也和我一模一样。

  当初就是因为这个胎记,我才被认为是灾星的。

  简直离谱。

  乔宝珍满怀期待地走进房间,却发现房里空无一人。

  我没跟她说,我和徐城从来都是分房睡的。

  徐家家大业大,徐城因为残疾,又父母双亡,在家族里一直不受待见。

  乔家发展得没有徐家好,所以这门没什么价值的娃娃亲就落到了徐城头上。

  五年前我嫁过来的时候,甚至连个像样的婚礼也没有。

  不过他对我好,也算安慰。

  我担心他身体不行,就一直没和他同房,新婚第二天就分房睡了。

  后来我陪着他一起,谈项目接单子,把他的事业慢慢做了起来。

  其间我也发现他的腿好像是健康的。

  但是我们早就说好了是合作关系,是一起干事业的,他不想告诉我实情也没关系,毕竟我怎么说也只是个契约妻子。

  婚后第三年,他才对外宣布他的腿好了,彼时正是他打败他堂哥,接手徐家事业的时候。

  同时他对我表白,但是我没接受。

  说来好笑,我们是夫妻,却没有过过一天夫妻的日子。

  两个人每天肝事业,生怕卷不过对方。

  他虽然好,但是我没有把他晋升为人生合作伙伴的想法。

  万一他只是脑袋一热,或者习惯了有我在身边为他打点好一切,图我做个免费保姆呢?

  有时候做朋友是一回事,做恋人夫妻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我不敢冒这个险,于是我们就这么耗了两年。

  现在徐城是徐家的一把手,权势很大。

  这也是为什么,乔宝珍冒着杀人的风险把我干掉,也要顶替我成为徐太太的原因。

  徐城从走廊回到自己房间,看见怔愣的乔宝珍,问道:「怎么了之之?」

  乔宝珍问:「你不和我一起睡吗?」

  徐城的眼睛一下子就发亮了,像只惊喜的小狗。

  「之之,你认真的吗?」

  乔宝珍红着脸点点头。

  我飘在他俩中间,拼命用手推拒着徐城。

  「你敢过去,我就把你剪掉!!!」

  我都没试过呢,就要让乔宝珍占了便宜,这是什么道理!

  结果就是我半透明的双手穿过了徐城实体的胸膛,他深情款款地走向乔宝珍。

  乔宝珍也适时扭着身子,风情万千。

  灯光昏暗,香熏缭绕暧昧,气氛正好。

  徐城左手搂过乔宝珍的腰,身子差一点就要相贴。

  我在他们一边红着眼,死死盯着他们之间的距离。

  原来做鬼一点也不好,光看着自己的仇人和老公腻腻歪歪,自己啥也阻止不了。

  「等等。」

  徐城淡淡出声,亲昵的动作也随之停止了。

  乔宝珍正意乱情迷呢,迫不及待地绕住徐城的脖子。

  「阿城,怎么了。」

  徐城道:「你的胎记呢?」

  乔宝珍也愣了,「就在这啊,阿城,怎么了?」

  徐城看着乔宝珍露出来的那一片肌肤,确实有一个红色的鬼火印记。

  乔宝珍嘟着嘴就要贴上来,徐城一把推开了她。

  「明天早上我要出差,今天先歇歇,下次吧。」

  乔宝珍一脸错愕。

  她看着徐城匆忙离去的背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嘀嘀咕咕道:「难道,他不行?」

  随后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似的捂住嘴。

  「怪不得乔之之嫁过来五年还没有孩子。」

  乔宝珍精致的小脸皱在一起,随后又舒展开。

  「徐城有那么多钱,我做了徐太太,出去找几个小男模又不是什么难事。」

  乔家的公司资金周转出问题了,需要一大笔钱去填补。

  但是我已经逐渐脱离乔家的掌控,奶奶的情况也逐渐好了起来,我没有选择帮他们。

  这也是为什么,乔宝珍还没完全摸清我和徐城的情况就急着下手。

  因为乔家等不起了。

  就在半个月前,乔家的人买通了我给奶奶找的陪护,把奶奶带走了。

  他们让我去老家的荒山找他们,安全起见,我带了人去。

  只是没想到他们能做那么狠,把我后脑砸了个窟窿,就埋在了山里,最后乔宝珍假扮我出去,我带来的人竟然也浑然不觉。

  偷天换日做得很好,该封口的人也都封了口,当时奶奶昏迷,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只剩下了徐城这一个变数。

  3

  徐城这一出差就去了半月,乔宝珍已经用我的身份在给乔家暗渡陈仓。

  我这些年和徐城在一起打拼,家族里的人对我的尊敬不比对徐城的少。

  是以乔宝珍要给乔家送钱的时候,手下的人都没有质疑。

  乔宝珍暂缓了乔氏的危机,一边开心又一边气愤。

  她坐在别墅花园里的秋千上,吃着下午茶,面容扭曲。

  「徐城居然这么宠爱那个灾星,五千万说转就转,办事的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还以为他们对我的礼待是来源于徐城,丝毫没有想过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

  毕竟她从小就被奉为乔家的福星,千娇万宠地长大。

  由于乔家父母的示意和纵容,她受到了乔家公司里所有人的吹捧,没有人敢对她不敬。

  她不必想着怎样往上爬,因为她想要的一切都有人会拼死拼活,为她双手奉上,还得受她评判,做得好与不好,就在她一念之间。

  乔宝珍越想越气,把黑森林慕斯摔在地下。

  徐城刚好进门,看见乔宝珍失态的样子。

  「之之,谁惹你生气了?」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