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来生不做她的猫
来生不做她的猫
已完结 都市 都市异能
作者: 秉烛游主角: 亦舒,苏如雪
9574
0人气值
更新至: 消失后,她满世界疯狂找我 2024-01-03 17:12:08
秉烛游 签约作者
3
作品总数
3
累计字数
117
创作天数

简介

我是苏如雪的一只猫。
后面变身为人,成了她的男朋友。
陪伴了她三年,对她呵护备至。
马上要结婚,但是她前男友回来了。
变人系统,感受她变心了,我被打回原形。
后来她疯狂地找我,但我早已从她的世界消失了。

最新章节

第1章 白月光回来,我离开倒计时

  我是苏如雪的一只猫。

  后面变身为人,成了她的男朋友。

  陪伴了她三年,对她呵护备至。

  马上要结婚,但是她前男友回来了。

  变人系统,感受她变心了,我被打回原形。

  后来她疯狂地找我,但我早已从她的世界消失了。

  1.

  我是苏如雪养的一只猫,亦舒。

  每天她都给我铲屎,喂我吃饭。

  我好喜欢她,想变成人类守护在她身边。

  可能是我的真心感动了上天,变成人后,成为她的男朋友。

  今天是我和苏如雪的订婚宴。

  三年时光,我对她呵护备至。

  想尽一切办法逗她开心,每天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和她在一起。

  她一句我想吃虾,我跑遍整个城市的菜市场为她买最新鲜的。

  她说我想喝酒,我便不顾生命危险陪她一醉。

  我本质是猫,哪怕喝酒会过敏,也不在意。

  三年时间匆匆而过,我们终于举办订婚宴。

  地点都是她挑选的,只要能够跟她在一起,其他的我都不在意。

  我终于要和她成为一家人了。

  人生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总会有很多意外,比如她的前男友回国了。

  我看到她的脸色一变,担忧地问:

  「怎么了?如雪,你不舒服?」

  她抿了抿好看的嘴唇,

  「亦舒,我有急事。接下来的订婚宴,我就不参与了。」

  说完就果断抛下我,尽管我的眼中满是乞求,她仍不管不顾地走了。

  其实我知道,她是去找前男友了。

  毕竟李齐铭可是他爱了那么多年的白月光。

  我的脸色一片苍白,没有看周围人略带嘲讽的眼神。

  心脏一阵刺痛,右手捂住胸口,脑海里传来一道电子音:

  「系统紧急提示:检测到苏如雪对你的爱正在发生变化。目前爱意值还剩70%。如果为零,则变回原身。」

  2.

  我浑浑噩噩地在家里的沙发上躺着,像一只没有主人关爱的猫。

  脑海里不断回忆与她有关的过往,想到某些快乐片段,忍不住嘴角上扬。

  等了她整整一夜,还是没有等到她。

  第二天快到中午,苏如雪才回来。

  看着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我,她有些诧异。

  本以为她会给个解释,但是她却当作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你没上班啊?」

  我没有正面回答她。

  「你昨天去哪里了?」

  苏如雪,有些迟疑,过了一会儿回应。

  「李齐铭回来了。但是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他只认识我。」

  「所以呢?」

  「他生病了,没人照顾,只能由我来照顾了。」

  「所以你就去他家里,照顾了他一晚?」

  「那又怎么?亦舒,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呵呵,我小气!

  哪个正常男人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在外面照顾别的男人?

  「订婚宴办砸了,怎么办?」

  她过来,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头,摸了摸我后脑勺的头发。

  「没事,我们下次直接办婚礼!」

  我听到后,心情才慢慢由阴转晴。

  我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我还是想试试。

  好不容易才能够在她身边,我也想给她一次机会,也是给自己一次机会。

  3.

  从那天之后,苏如雪经常以加班为由,晚上不回来。

  其实我知道,她是去找李齐铭去了。

  三年的日夜陪伴,还是挡不住白月光的回归。

  晟元酒店,今天跟合作公司的领导一起吃饭。

  其中一个领导问我:

  「亦舒,你现在还单身吗?我有个侄女很漂亮的,家里…」

  「不好意思,领导。我已经订婚了。」

  领导笑着摇了摇头。

  「她的眼光真好。」

  我内心一阵好笑,她的眼光好吗?

  那为什么她此时的眼里只有李齐铭,而没有看到在一旁吃饭的我呢?

  是的,我碰巧看到了正在吃饭的他们。

  有说有笑,像是一对热恋期的情侣,郎才女貌,让人羡慕。

  回到家,我看着刚脱下大衣的她说道:

  「今天我碰到你跟李齐铭在酒店餐厅吃饭。」

  她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慌神。

  「我们两家公司,最近在做一个项目,会经常一起开会,讨论,吃饭。」

  我心里嗤之以鼻,两个公司就是指的你们两个人吗?

  苏如雪平时也是个精明的人,一旦遇到跟李齐铭有关的事,撒谎都不讲逻辑了。

  难怪经常回来,身上还带着一股男人的烟味儿。

  我知道苏如雪是不抽烟的,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李齐铭。

  我的身体虽然是人,但是抵抗力相对于普通人还是弱一点。

  晚上,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就感冒了,浑身没劲,有点发烧,头昏脑胀的。

  我拨通苏如雪的电话:

  「喂…如雪,你…你在哪里?我生病了,能不能帮我拿点药回来?」

  电话那头传来她冷漠的声音:

  「我现在很忙!自己这么大的人了,别耍小孩子脾气。自己去拿药吧,又不是走不动路。过段时间就回家陪你。」

  在电话里,我听到了有个男人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醒转过来。

  迷迷糊糊有个人影,坐在床边。

  等视线恢复清晰后,我才看清来人,原来是苏如雪的妈妈。

  「小亦,要注意身体啊。幸好我过来了,摸到你额头那么烫。我才知道你发烧了,拿了点退烧药,如果今天还退不了烧,我就只有带你去医院了。」

  听着她妈妈关心的话语,我的眼泪忍不住湿润了眼眶。

  「谢谢,阿姨。」

  「你等着,我给苏如雪打个电话。怎么回事,你生病了,她都不回来。是公司的事重要,还是爱人重要。」

  我连忙制止她。

  「不用了,阿姨。如雪,最近在忙。我现在也没事了,不用打扰她了。」

  她妈妈很喜欢我,并且一直坚定地认为我跟苏如雪能够终成眷属。

  我也很尊敬她。

  苏如雪的爸爸,30出头就因病去世了。

  是她一手把苏如雪拉扯大,非常辛苦。

  她老是说,我做的饭菜好吃。

  我经常会邀请她来这边家里吃饭。

  她也常夸我,不上班的时候,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她说放心,已经把日子算好了。

  就在下周六,举办婚礼,我指定是她的女婿,跑不了。

  我的内心还是很激动,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4.

  这个周末,有几家公司共同举办的篮球赛。

  我看了下对面的阵容里,居然有李齐铭。

  心里笑了笑,这居然是一场命运的对决。

  旁边围观的公司人员中,我看到了苏如雪。

  她的眼神始终锁定在李齐铭身上。

  我站在一旁看了她好久,她都没有转头看我。

  我自嘲地笑了笑,或许现在的我在她眼里,跟其他的路人甲是差不多的吧。

  篮球赛正式开始,我跟李齐铭眼神对视。

  如果可以眼神出窍打架的话,我俩已经对决不下百次了。

  李齐铭运球,我上去贴身防守。

  他故意用手肘隐晦地撞击我。

  我一时没注意,跌倒在地。

  他不但没有伸手扶我,还居高临下地出言嘲讽。

  「亦舒,你怎么像个娘们儿一样,一碰就倒。早知道,我就不和你对阵了。」

  「你...」

  「话说回来,你这名字亦舒,易输。用于比赛场上也太不吉利了吧。让你们队趁早把你换了得了。」

  我正想反击。

  苏如雪还在场边,若无其事地为他加油呐喊。

  整个人恨不得,马上冲到他的身边,给他擦汗,递水。

  以前的时候,我受伤,她总是第一时间过来问我有没有事。

  就像对待以前是猫的我一样,让我时刻都能感受到她的温暖。

  现在这种感觉已经消失不见了,好像转移到了李齐铭的身上。

  我好像有些明白了,原来这些年的我或许只是李齐铭的替身而已。

  休息了会,我又继续参与比赛。

  李齐铭虽然身高比我高一点,体形更强壮一点,但是我也不怕,

  我也有自己的优势。

  有猫的属性加成,灵敏度很高。

  也就是说,我会比他更灵活,不用跟他硬碰硬。

  我方进攻,轮到他防守我了。

  我左右假动作晃了几下,通过速度,快速地从他防守的右下方钻过去。他被自己双腿缠绕绊倒了。

  他立马朝着裁判大叫:

  「他犯规了,带球撞人。这么明显,还不吹吗?」

  裁判都还没有反应,场边的苏如雪就冲进来了。

  她首先蹲在李齐铭的身边,担忧地问他有没有事。

  然后给他递了毛巾,还有水。

  随后怒气冲冲地指责我。

  「亦舒,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真的一头雾水。

  「什么故意的?」

  「你还在装?不就是刚才李齐铭把你撞倒了吗?现在你立马就还以颜色,亦舒,没想到你是个这么小气的人,我真是看错你了!」

  不等我解释,他就转身去照顾李齐铭了。

  我的心里一阵苦涩,又伴随着阵阵抽痛。

  系统感知苏如雪对我的爱在减少,又发出了警告:

  「宿主注意:现在爱意值已降低至60%。」

  现在的我,刚好是及格线么?

  5.

  晚上是几家公司的联谊会。

  我本来不想去的,因为公司里跟我走得比较近的都没去。

  领导让我和其他同事作为代表去一下。

  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推脱了。

  想着等会儿,要面对他们两个人,我心里真的难以接受。

  在餐厅的包房内,气氛热烈。

  他们喝酒,聊天。

  都不知道谁先开始的,话题就往苏如雪和李齐铭身上带。

  「我听说,这次齐铭是专程为了如雪回来的,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这还能有假啊!我听说齐铭在初中就跟如雪一班的,后面高中也是。最后大学才分开的。」

  「怪不得,我们两家公司刚一接触,他们就显得那么亲密。原来还有这层关系,看来好事将近啊!」

  全场目光都集中在苏如雪和李齐铭身上。

  他们大多都不知道,我才是苏如雪的未婚夫。

  而且我们订婚宴都已经举办了。

  面对着众人的八卦,苏如雪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回应。

  但在外人眼里看来,这就算是默认了。

  她公司知道那件事的几个人,此时也选择闭口不谈。

  他们两个看起来才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两人在酒精的作用下,眼神拉丝。

  李齐铭看着我一个人在喝闷酒,对着我说:

  「亦舒,这么愉快的氛围,怎么一个人喝闷酒呢?来,一起玩游戏。」

  黄鼠狼给鸡拜年,用屁股想也知道,他没安好心。

  「不来!」

  「你该不是不会吧?或者不敢?」

  作为一个成熟男人,这种明显挑拨离间的话,我是肯定不会上当的。

  喝了酒的情况除外。

  脑子一热,脱口而出。

  「来啊,有什么不敢的,谁不来谁就是孙子。」

  结果就是我不会玩,所以就一直输,酒也一直喝。

  但是只要有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心,他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苏如雪就在旁边看着,也没有开口帮忙的意思。

  反而一直劝他少喝点,还用纸给他擦嘴边的酒渍。

  不知道究竟喝了多少,最后我彻底晕了过去。

  耳边还传来苏如雪的声音:

  「喝不了,逞什么强?」

  系统的提示声在脑海中响了起来:

  「危险警告:爱意值还剩40%!」

继续阅读

90%看过的人还看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