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断崖式衰老
断崖式衰老
已完结 现代言情 都市婚恋
作者: 键盘上的猫主角: 方之意,梁皓,胡明月
1万
33人气值
更新至: 这些人一个都跑不掉 2023-12-20 16:03:52
键盘上的猫 签约作者
1
作品总数
1
累计字数
213
创作天数

简介


前世,我突然断崖式衰老,儿子说我恐怖,老公说我恶心,就连我自己也难以接受我的变化,郁郁而终。
但我死后并没有离开这个世界,反倒是变成鬼魂在世间停留二十余载。
正因如此,让我知道所谓的断崖式衰老,原来是老公联合小三朝我借了寿。
老公让他那心心念念的白月光,拿走了我的寿命,带着我的儿子,继承我的遗产,夺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人生。
重来一次,这几个人一个都跑不了。

最新章节

第1章 断崖式衰老的真相

  我突然断崖式衰老,找遍全球顶级医疗团队都无解。

  盯着镜子里苍老的容颜,我郁郁而终。

  可我老公的白月光从癌症重返十八岁,我冒死生下的儿子甜甜的冲她喊妈。

  当她住进我的别墅,穿上我的真丝睡衣,抱着我的24孝老公。

  我才知道,原来所谓的断崖式衰老不过是她借了我的寿。

  重来一次,我调换了借寿的关键东西。

  看着苍老的男人,和年轻的女人,我满脸嘲弄。

  “老狗和小女生互咬,还真是好看。”

  1

  一觉醒来,我在洗漱台前发出尖锐惨叫。

  儿子被我的惨叫声吸引过来。

  「妈妈,你……」可当儿子看清后,被我吓了一大跳,稚嫩的小手指着我,「好恐怖啊!」

  儿子发出了尖锐的爆鸣声。

  姗姗来迟的老公看到我的情况,直呼:「方之意,你怎么回事,怎么会变得这么恶心?」

  顿时我感到两把利刃,直戳我心口。不仅鲜血淋漓,还让我失去了开口的勇气。

  因为镜子里的我,一夜之间仿佛老了二十岁。

  原本保养得当的脸上,现在密密麻麻的全是横亘的皱纹。耷拉着的眼皮,浑浊的眼睛,宛如一个60岁的老妪。

  别说是我老公和儿子,就连我自己也难以接受我现在的情况。

  家里的保姆想上来查看我的情况,马上被我大声呵退。

  我捂着脸去橱柜翻出了口罩,逃也似的跑去医院。

  可检查结果让我更加痛苦。

  医生说我这是断崖式衰老,不可逆。

  那一刻我天塌了,明明现在我还不到40岁,明明昨天都还好好的。

  我无法想象我该怎么去面对我的交际圈,去面对我公司的下属,毕竟原来就算我不是大美人,但绝对算得上是保养得当,与别人擦肩而过都会回头的地步。

  手机上的工作消息不断。

  今天早上有一个会议,可我这耷拉的眼皮,哪怕我戴上口罩,戴上黑框眼镜,也掩盖不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不知道是怎么过去的。

  儿子嫌弃我恐怖,都拒绝和我同桌吃,他可是我不知道打了多少针,才在三十岁生下的儿子啊!

  原本疼爱我的老公也和我分房而睡,他说这样的我,半夜他起来的时候会吓到他。

  我的世界一片废墟。

  公司最终被我交给了老公打理,我开始专心去找修复容貌的办法,可是没用,哪怕我一点都不缺钱,找到了最好的医疗团队,我的脸还是修复不了一点。

  而且因为太过焦虑,我脸上的皱纹更多。

  终于,在持续半年后,我再也支撑不住,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以为死亡就是我的终点。

  可是黑白无常说我阳寿未尽,还不能入地府轮回。

  我被迫在人间游荡。

  看着路过的一家三口。

  儿子蹦蹦跳跳地牵着小夫妻的手,三人说说笑笑。

  我突然意识到我就这样死了,那我的老公和儿子怎么办?

  至亲之人的离世对他们来说有多残忍,我的老公还不到四十,我的孩子甚至不到十岁,就这样失去了妈妈,他会不会怨我?

  我后悔了,容颜衰老又如何?只要至亲都在身边,这也算不了什么大事。

  毕竟每个人都会老的,我只是比同龄人快了二十年。

  我怎么可以因为这,就抛下他们。

  我想通了,飞一般奔向我的尸体。

  也许我还能活。

  2

  可是晚了。

  我的尸体一早就被火化了。

  从我出事到现在,都没超过二十四小时,听殡仪馆的人闲聊,说是我的家人不想我受罪,所以走了特殊通道。

  我没机会了。

  恰巧这个时候儿子和老公过来取我的骨灰盒,我跟着他们上了车。

  我本满是歉疚,可是我发现我儿子在副驾驶上满脸的兴奋。

  「爸爸,爸爸,明月妈妈现在是不是就可以彻底变成我妈妈了?」

  我听傻了,哪来的明月妈妈?我怎么不知道。

  「当然。」老公梁晧也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的死亡,对这个家来说,不是噩耗也不是悲痛,而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我们下车的时候,一道靓丽的身影朝着二人走来。

  我儿子直接奔进了对方怀里,甜甜地唤了一声妈妈。

  我从来不知道我儿子还有这样乖巧的一面,在我面前,他向来是和我对着干的。

  「哎,宝宝回来了啊,真是辛苦了,妈妈给你做可乐鸡翅。」女人拉起了我儿子的手。

  我老公牵起她。

  完美的一家三口朝着我的别墅走去。

  至于我的骨灰,如同垃圾一样,遗弃在车里。

  何其可笑。

  我在别墅待了三天,终于知道了那个女人是谁。

  我老公的白月光,是那个当初他和我说得了绝症即将要死的同学。

  她叫胡明月。

  在我老公和他白月光的新婚之夜,我浮在空中看着这二人的调情。

  胡明月的手摸上我老公的胸口。

  她明明比我还大两岁,可那张脸嫩得就好像是能掐出水来,竟是和二十岁的女人没有区别。

  「老公,还是你聪明,用借寿的办法,我们不仅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还可以拿到方之意的全部财产。」

  「那是,要我说啊,那些杀妻骗保的都太弱了。」我老公满脸的得意。

  二人滚做一团,原来我所有的不幸都是因为他们的设计,我冲过去想掐死他们,却直接穿过。

  我已经死了,只剩下这一缕魂魄了。

  接下来的二十年,我看着他们拿我辛辛苦苦挣下来的财产,潇洒度日。

  他们偶尔会提起我,说我这块愚蠢的绊脚石,最终被他们的感情打败。

  而我的儿子,则被他们洗脑得彻底,不仅口口声声地喊着他们爸爸妈妈,就连胡明月和他前夫生的儿子,他都当做亲兄弟照顾,还大方地表示,把我公司的全部股份分给他。

  我好恨,我真的好恨,为什么我的怨气不能让我化作厉鬼掐死他们,而是要让我的鬼魂眼睁睁的看着踩着我的尸骨二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3

  「如果我能给你一次机会,你愿意用你往后十辈子的生育能力来换吗?」

  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愣了一下,赶忙看向虚空,只是我什么也看不见。

  「也就是说,往后十世,你将不会有任何子嗣。」

  我想到了儿子那厌恶的眼神,以及口口声声喊着胡明月妈妈的样子。

  我同意了。

  不管未来如何,至少这辈子,我见不得这对渣男贱女过得好。

  凭什么要用我的一切去换他们的幸福。

  我刚回答完,立马感觉天旋地转,再睁眼,我看到了我的老公还有儿子。

  「妈妈,你快点。」七岁的儿子在我面前蹦蹦跳跳地,兴奋地催促道。

  时间过去太久,我都有点忘记今天要去干什么。

  「儿子,别催你妈,我们先去车上等着。」老公贴心地过来拉住儿子。

  「好。」儿子点点头,然后蹦蹦跳跳地跟着老公走了。

  他嘴上还一直念叨着游乐园游乐园。

  我浑身一僵,紧接着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凝固。

  我记得,就是这一次的游乐园,我见到了胡明月,应该就是这次,才让我老公的白月光成功地借到了我的寿命。

  在三天后,我的容颜就会急速衰老。

  我竟然重生在了这个时候。

  我立刻给我秘书打了电话,让他去调查胡明月。

  我只知道他们是通过借寿的方式让我衰老,在我的食物中放了些许致抑郁的药物,同时各种言语打压我,才导致我后面不到半年就脆弱自杀。

  我必须知道这二人是用什么办法找我借的寿才可以破解。

  想完,我从窗户往下看,可以看到正在和儿子打闹的老公。

  我的家庭模式和别人不一样,女强男弱,哪怕是我怀孕了都是我在外工作,老公则是在家里全权地照顾我。

  在借寿发生之前,我老公一直都是完美老公的形象,不论外界言论有多难听,说他吃软饭的,说他被我包养。

  每次我为他生气的时候,他都反过来安慰我。

  他会抱着我说:「夫妻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

  虽然是我养着他,可他每一个节日都不会落下,偷偷地攒私房钱给我买礼物,当下网上流行的小惊喜,他也会一一满足我。

  甚至那些又贵又不实用的惊喜,他会选择自己动手做。

  儿子也被他带得很好,学习上的事完全就不用我来操心。

  可是死过一次后我才知道,原来所谓的让我在外面好好工作,没有后顾之忧,不用操心家里,压根就不是他心疼我公司的事情太忙太累,而是他压根就没有想过和我一起生活。

  从一开始,我老公就把我当一个外人,当一个提款机,在我为了这个家去喝酒应酬的时候,我的好老公带着我的儿子去找他的白月光一起甜甜蜜蜜。

  他们瞒得很好,所以我到死才知道,原来他白月光在我生下儿子一年后就回来了。

  而他们,早就联系在一起。

  胡明月和前夫离婚,儿子判给了前夫,为了缓解胡明月的思念之苦,我的好老公,就带着我辛苦生下的儿子,去找她过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

  想到这,我浑身颤抖,滔天的恨意都要将我淹没。

  真是好手段啊。

  我成为鬼魂之后,遇到一位大师,他看我可怜告诉我借寿这种事,必须当事人同意才行。

  而我之前,从来就没有见过胡明月,能让我「同意」,就只有我的好老公和好儿子能办到了。

  我盯着他们,眸光一点点变冷。

  他们看见我在窗边,立刻兴奋地挥手让我下去。

  如果是以前,这般景象,一定让我感到很温馨,现在只感觉到恶心与毛骨悚然。

  因为我知道,他们正在计划着用我的命去救那个得了绝症的女人,毕竟只要我死了,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过着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

  我下了楼,不过并没有上车。

  「刘秘书刚刚打电话来说公司有事,我今天去不了了,你们父子去玩吧。」我很平静地开口。

  谁知我儿子立刻就炸毛了:「不可以,你明明说过今天要陪我去游乐园的。」

  儿子还不过七岁,刚刚那满脸的期盼,现在都化作了失望和急切。

  到底是自己肚子里掉下来的肉,哪怕未来的儿子可怖可憎,在这一刻,我还是控制不住地泛起一丝心软。

  我刚想开口解释安慰一下儿子,就看到儿子满脸的怒气朝着我大吼:「如果你今天不去,你就不是我妈妈。」

  他满含恨意地瞪着我,仿佛我有多恶毒。

  那一刻,我即将出口的解释都咽下了。

  十月怀胎的辛苦以及这七年里因为不能一直陪他的愧疚,而一次次的妥协退让,仅仅只是一次失约不去游乐园而已,他就能用这般仇恨的眼神望着我。

  也许我儿子早就烂掉了。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