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订婚说分手
订婚说分手
已完结 现代言情 都市婚恋
作者: 圈圈圆圆圈圈主角: 姚汶予,江砚
1万
0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三章 2024-06-11 08:54:19
圈圈圆圆圈圈 签约作者
1
作品总数
1
累计字数
6
创作天数

简介

订婚宴上男友扔下我去找白月光。
外婆也因生气永远离开了我。
我转头取消婚宴提出分手。
男友却说我无理取闹不似从前乖巧懂事。
是啊,懂事的人都该被千刀万剐。

最新章节

第1章 第一节

  订婚宴上,江砚接到初恋的电话。

  「我吃了药,20分钟起效。」

  「见不到你,我就随便找个男人睡了。」

  江砚转身就要走,说公司有急事。

  他不知道,我耳朵上cue流程的耳机恰好没电。

  所以我清楚地听到了他听筒里传来的每一个字。

  我强忍着眼泪,试图挽留。

  「阿砚,这是我们的订婚宴。」

  江砚回头,将我揽入怀里。

  「乖,订婚而已,结婚我一定不会缺席。」

  他不会,但我会。

  1

  外婆来找我,恰巧听见了我和江砚的对话。

  订婚宴,男方跑了,在她们那一辈眼里,除了羞辱,更是不吉利。

  外婆气急攻心,晕了过去。

  医院里,我无措地签着一张又一张病危告知书,一夜无眠。

  打开手机就看到江砚的初恋宋时薇发了一条动态。

  昏暗的灯光下,江砚与她热烈拥吻,文案亦极尽浪漫。

  「你说,少年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我想说,少女也是。」

  记忆里那个高傲俊美的男人像一把烈火,在此刻将我的爱意燃烧殆尽。

  江砚与宋时薇互为初恋,爱得死去活来,可是宋时薇的父母嫌弃江砚没钱,将宋时薇送出国,他们自此分手。

  我是在他们分手的第二年出现的。

  我陪着江砚从最低谷走上巅峰。

  江砚说我漂亮、独立、能干,是他见过最优秀的女孩,也会是最好的老婆。

  我以为这是最好的评价。

  直到宋时薇回国,我才知道,最好的评价,是「最爱」。

  她矫情、任性、不讲道理。

  却能轻易成为他的偏爱。

  比如专属副驾驶座、比如亲手为她做羹汤,再比如,订婚宴上轻易为她将我抛下,再比如这条朋友圈。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事实上我也真的笑了。

  我在下面评论,「那祝你俩百年好合。」

  共同的朋友都在线看热闹。

  江砚随后评论,「删了吧,别惹我老婆不高兴。」

  手机里也多了一条信息,「别闹,体面些,我忙完就回去。」

  我退出对话框,第一次没有给他回应,没有歇斯底里的质问,也没有妥协的「好」。

  我关了手机,在医院的长廊躺了一夜。

  直到第3天,外婆才醒过来了,同一天,我接到了江砚的电话。

  「怎么不在家,不是想去泰国走走吗?」

  他主动低头。

  放在过去,我肯定会欢天喜地答应,下一秒,航班信息就会出现在他的微信里。

  但现在,我看了一眼ICU开开合合的自动门,疲倦地应了句。

  「不去了,挺没意思的。」

  江砚沉默了几秒,再开口,是明显的斥责。

  「你在生气?只是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惩罚,借位,又没有真的亲上。你现在怎么变得这样无理取闹,我……」

  我不想和他浪费时间,直接打断他。

  「外婆在医院,突发心梗。」

  外婆是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她用一张张刺绣养大我,供我上学。甚至沈砚公司的启动资金,都是外婆给自己攒的棺材本。

  护士在窗口叫我,「你外婆说想喝瑶柱粥,但十二点后她要禁食六小时做检查,所以你最晚11点50前要送到。」

  我边应承边挂了电话。

  医生又找我谈话,说有一些检查需要我签字。

  江砚发来信息,「我马上熬,熬好立马送过去,赶得及。瑶柱粥外面不好买,还不卫生。」

  瑶柱粥是外公老家的习俗,云城确实买不到。

  我看了一眼时间,简单回复了一个字,「好」。

  临近探视时间,我从医生办公室出来,隔壁床的家属林叔问我,「我去买粥,要不要一起?」

  我笑了笑。

  「不了,等人送。」

  又想了一下,还是与他一起下了楼。

  医院食堂果然没有瑶柱粥。

  我选了一份鲍鱼粥。

  回来时11点50分,恰好赶上探视时间。

  江砚没有来,手机也没有消息。

  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失望,也没有愤怒,只想着安排好一切后回家给外婆熬粥。

  我把鲍鱼粥喂给外婆,外婆吃了两小口就冲我摆了摆手。

  「小予,婆婆嘴巴里没有味道,吃不下了。」

  护士巡房路过,「你外婆躺了这么些天,味觉失调,你怎么不准备病人想吃的食物?」

  外婆见护士批评我,跟护士说,「姑娘,是我自己嘴挑,不怪我孙女。」

  林叔也帮腔,「她一个人,守得了医院守不了家,守在家里又顾不到医院。」

  「这么漂亮又孝顺的姑娘,孤苦伶仃,怪可怜的,记得多联系联系行之啊,那孩子优秀,林叔才介绍给你的。」

  沈行之是林叔的远房亲戚,这几天来过几回,林叔想撮合我和他。

  外婆拉着我的手,「有合适的就去看看,小沈配不上我的小予。」

  我点头,然后告诉外婆,晚上给她送瑶柱粥。

  外婆笑得很开心。

  我也很开心。

  2

  探视结束,江砚的信息姗姗来迟。

  「有事,去不了了。」

  而朋友圈里,宋时薇有了新动态,江砚和宋时薇抱着一只小狗,神情悲恸。

  「一家三口最后一张合照。哭哭,我的毛孩子,临走之前还让爸爸好好照顾妈妈。下辈子记得还要来找爸爸妈妈。」

  我就知道。

  我给她点了个赞。

  然后拉黑了江砚的电话。

  天空下起毛毛细雨,我抬起头,觉得脸湿湿的。

  我没有停下脚步,一路向前。

  傍晚,我提着熬好的瑶柱粥往医院赶的时候,接到了护士的电话,外婆突发病情变化,去世了。

  保温碗重重地砸在地上。

  我跪在灵堂前,同学们来了又走了,好友们走了又来了,唯独不见江砚。

  他在忙。

  忙着给他和宋时薇的「儿子」办追悼会。

  所以我没有通知他。

  我按照外婆的遗言,将她和外公葬在一起,他们后面那一排,则睡着我妈妈。

  三小捧黄土,组成他们的小家。

  我转身准备离开,却看见了江砚,以及他身侧的宋时薇。

  宋时薇怀里抱着一个骨灰盒,双眼红肿。

  「江砚,就是这里,算命大师说,将小灰灰葬在这里,它下辈子就还会来找我做妈妈。」

  她指着的,是我外公的墓。

  江砚是知道的,我带他来过。

  她这样一指,江砚也自然看到了站在墓前的我,他眉心微蹙,声音冷漠。

  「你怎么在这里?我说了,忙完就会回去!」

  「不过也正好,我想给你外公挪个位置,挪到你妈妈边上。」

  我避开他们,不想过多纠缠,只回答他。

  「你想都不要想。」

  宋时薇柔柔弱弱地站出来,「阿予,对不起,我太爱小灰灰了,我想和它再续前缘,求求你,将位置让给我们,你要我们做什么都可以。」

  我笑了笑,「真的做什么都可以吗?」

  宋时薇点了点头,眼里闪着光。

  「那你们去死吧,一家人齐齐整整,怎么不算再续前缘呢?」

  宋时薇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跌进江砚的怀里。

  江砚神色一敛,声音提高了不少。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