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我在当铺典当爱情后
我在当铺典当爱情后
已完结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圈圈圆圆圈圈主角: 赵晴予,陆叙,陆津南
1.1万
0人气值
更新至: 第三章 2024-07-08 22:45:21
圈圈圆圆圈圈 签约作者
2
作品总数
2.1
累计字数
39
创作天数

简介

与当铺的一场交易,我成了陆叙的未婚妻。
我放任他在不同的酒店里养着不同的人,容忍他的雀儿们舞到我面前。
所有人都说我是陆叙身边一条招之即来的狗。
我不在乎。
毕竟,嫁给陆叙,我才能活。
订婚宴,陆叙拉着初恋扬长而去。
众人都笑说,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哄笑散去,陆叙的小叔走近我。
「嫁给我,我和陆叙一个户口本。」
后来,陆叙看到我手上的红本双目猩红,祈求我离婚,嫁给他。
我嗤笑。
「嫁给你?图你的烂黄瓜?还是图你杜蕾斯品牌尊贵的会员?」

最新章节

第1章 第一节

  我是京北最负盛名的心外科医生,也是陆叙身边人尽皆知的舔狗。

  我发着高烧爬三千台阶为他祈福,凌晨三点冒着大雨给他送「小雨伞」。

  甚至,订婚宴现场,他当众告白初恋,我也只是微笑地为自己戴上戒指,告诉他余生请多指教。

  所有人都骂我有病。

  他们哪里知道,30岁之前,不跟陆叙出现在一个户口本。

  我会死。

  订婚宴结束,陆叙的小叔陆津南走近我。

  「嫁给我,我和陆叙一个户口本。」

  某天,陆津南搂着我的腰,笑容肆意又张扬。

  「阿叙,来见过你小婶婶。」

  陆叙却疯了。

  「阿予,离婚,然后我们马上领证。」

  我嗤笑。

  「领证?我图你黄瓜烂?还是图你杜蕾斯VIP的身份?」

  1

  陆叙生日。

  一场抢救,我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才上游艇。

  人群中央,陆叙慵懒地夹着一根烟,小雀儿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

  升腾的白雾中,眉眼含情。

  男男女女高呼,「亲一个。」

  陆叙眼里带着朦胧的醉意,目光掠过人群,落在我身上,「迟到了。」

  周围瞬间消停了下来,纷纷看向我。

  我迎着陆叙的眼神,对小雀儿说,「麻烦让一下。」

  小雀儿一脸不高兴,「你谁啊?」

  我语塞。

  用他们的话来说,我是陆叙的舔狗。

  陆叙吊儿郎当勾唇,「礼貌点,她是我未婚妻。」

  小雀儿瞥了我一眼,进一步往陆叙怀里钻,在陆叙唇上轻轻一琢,「这样不是更刺激吗?」

  陆叙手指覆在自己唇上,看向我的眼里玩味更浓,「阿予,你也配生气?」

  心脏处传来细细麻麻的痛。

  我敛了敛情绪,朝着小雀儿说,「他腿受过伤,你下来,别弄疼他了。」

  周围哄笑一堂。

  「话说,赵晴予是不是噶人被叙哥看到了?」

  「我看不是,看到她膝盖上的淤青了吗?肯定是叙哥某些方面天赋异禀,让人欲罢不能。」

  我低头看向自己的膝盖,确实淤青一片,是刚刚抢救时长时间跪地做心肺复苏造成的。

  陆叙轻笑。

  「外科女医生,你们谁敢谁上,我胆小。」

  陆叙的话,引得四周都是倒吸气的声音。

  「可不是,满手血腥,换我我也不敢上。」

  「对,外科女医生,那都是灭绝级别的。」

  小雀儿娇嗔,「阿叙偏心,心疼未婚妻,只会折腾人家,人家到现在腿都是软的。」

  脸火辣辣地疼,我却也只是将礼物递给陆叙,避重就轻。

  「不好意思,有人溺水,耽误了些时间。生日快乐。」

  陆叙接过礼物,却不知为何有了脾气,突然踹了桌子一脚。

  「迟到了,就要接受惩罚!」

  他睨了我一眼,端起酒杯,看向小雀儿。

  「你说,要怎么罚她?」

  小雀儿整个人挂在陆叙身上,娇笑,「人家想吃凤梨,让她徒手剥一个可以吗?」

  陆叙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揉着小雀儿的脸,声音里满是宠溺。

  「当然,你开心就好。」

  陆叙盯着我,眼底盈着戏谑的笑意。

  他明明知道,作为一名外科医生,我平常最爱护的就是这双手。

  我第一次驳了他的意思。

  「我做不到。」

  周围有人窃窃私语,「开眼了,赵晴予跟在叙哥身后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么硬气。」

  「是啊,上次她为博叙哥一笑,顶着39度高烧去求佛,三千台阶,一步一叩首,回来就住进了ICU,自此在舔狗界一战成名。」

  「我觉得最经典的还要属叙哥给小雀儿送花,赵晴予这正牌女友不气不恼,只一心关心叙哥对花粉过敏,一路狂飙给叙哥送抗过敏药。」

  「所以,这赵晴予是要觉醒了吗?」

  ……

  陆叙的神色变得晦暗,这是他生气的前兆。

  我蜷了蜷手指,痛感从掌心传来。

  我终究是不能让他生气的。

  「换一个吧,大后天有个大手术,我的手不能受伤。」

  所有人都一副「我就知道」的鄙夷神情。

  陆叙唇角勾起一丝弧度,眼里却写满鄙夷。

  「阿予不说,我都忘记了,我的命都是阿予这双手救回来的。」

  「就连阿予和我的婚约,也是靠这双手挣来的。」

  「是该换。」

  「那就喝了这杯酒,40度而已,绝对不耽误大后天的手术。」

  我对酒精过敏,陆叙也是知道的。

  他就是故意要我难堪。

  陆叙骤然起身走近我,怀里的雀儿猝不及防,摔在地上。

  「下个月的订婚宴,阿予是想换个新郎吗?」

  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捏了一下。

  我端起酒杯,仰头将酒液全部倒进了喉咙。

  然后,弯着腰剧烈地咳嗽起来。

  下一秒,皮肤瘙痒,全身红斑。

  「艹,过敏还喝酒,不要命了。」

  「要不说是叙哥的第一舔狗呢。」

  陆叙把手边的酒杯砸在地上,四周都噤了声。

  陆叙递给我一颗氯雷他定,黑着脸问我,「是还没喝够吗?」

  我不解地盯着他。

  「到楼上去休息,散了叫你。」

  不知谁问了一句,「叙哥这是心疼了?」

  陆叙的眸色暗了暗。

  「我小叔回来了,她不在,我被拍了,你帮我兜底吗?」

  我就知道。

  我昏昏沉沉地出了包间,冷不丁撞上一个怀抱。身上实在太痒,我没忍住往来人身上蹭了蹭。

  又不受控制地循心评价了句,「真硬。」

  我踉踉跄跄地上楼,自然没有看到身后的人勾起的唇角,也没有听到他对助理说的那句,「查一查,谁的人。」

  2

  订婚前一晚,陆叙组了个局,没有带我。

  群里却有实时动态。

  昏暗的灯光下,陆叙和一个女孩拥吻的画面被定格。

  原来,陈诺回来了。

  陆叙身边莺莺燕燕无数,陈诺却是唯一一个走进他心里的人。

  陈诺陪着他长大,亦给了他一场轰轰烈烈的初恋。

  但,陈家的小公主与陆家的太子同样骄傲,一场争吵后,陈诺远走异国他乡,半年后,与陆叙的一个好兄弟高调认爱。

  陆叙的身边也有了我。

  一个名义上的未婚妻。

  像是被一把经年的剑轻插心脏,又钝又痛。

  我自嘲地扯了扯嘴角,我在期待什么呢?

  我要的原本就只有婚姻,而不是爱情。

  10岁那年因病濒死,x号当铺找上我,我用自由恋爱的权利换取了健康的身体和精湛的技术。

  我早已失去了爱人的资格。

  这场「护心」游戏,注定我只能守着陆叙的那颗心脏,巴望着与他的婚姻,赢得活下去的机会。

  我放下手机,钻进被窝,沉沉睡去。

  手机铃响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时间,凌晨3点。

  「我在洲际,你帮我送一盒杜蕾斯过来,记得买玻尿酸的,小诺挑剔。」

  陆叙语气里的漫不经心与戏谑,哪怕隔着听筒,也一览无余。

  五星级酒店,会没有杜蕾斯?

  我出神地望着窗外的瓢泼大雨,手机再一次响起时,我头也不回地扎进夜色中。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