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被偷走的爱情和人生
被偷走的爱情和人生
已完结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阮棠主角: 余十七,容恪
1.6万
0人气值
更新至: 我会做你的眼睛 2024-07-17 13:06:42
阮棠 签约作者
3
作品总数
4.5
累计字数
65
创作天数

简介

精神性失语症的余十七跟意外失明的容恪相互救赎,恋爱五年。当十七能开口说话的那一天,她被硬生生灌了混了强酸的水。一个陌生的女人顶替了她的身份,想要对容恪图谋不轨。她抢走了十七的人生,抢走了她的爱人。但容恪不知道。她想要接近爱人,却被无情踢飞。
想要复仇,却不忍心爱人受到伤害。容恪的刀划过她脸的时候,她停止了挣扎。最后她被毁容,死在了地下室。一对眼角膜被人挖去,装在了容恪的眼里。再度醒来,是容恪跟郁诗琪的婚礼。她成为了爱人的眼睛。她必须要让容恪,知道所有的真相。

最新章节

第1章 被偷走的身份

  患有失语症的我照顾了意外失明的容恪五年。

  能开口说话的那一天,我被人灌了一瓶混了强酸的水。

  眼睁睁地看着容恪跟别的女人亲吻并许下终身。

  他结婚那天双眼泪流不止,怎么都停不下来。

  大家以为是他太过开心了,喜极而泣。

  他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停不下来。

  正如他也不知道。

  被他亲手埋进地下的那个没有眼睛,容颜尽毁的女尸。

  是我。

  01

  我死后的第二天,容恪跟郁诗琪正在举行盛大的婚礼。

  「要说容恪先生跟余十七女士啊,那可是相伴了五年的绝美爱情啊。」

  「失语症的她为他冲破喉咙的阻碍,失明的他在她的悉心照料下重获光明。」

  「相伴相依,终此一生,唯有彼此。」

  「看得出来容恪先生是真的很爱我们的新娘,激动的眼泪都停不下来了!」

  眼泪?

  容恪愣怔的抹了一把脸,又愣怔的看着一手的泪水。

  他并没有想哭,为什么却泪流不止?

  郁诗琪拖着婚纱在浪漫的音乐里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们深情对视。

  但容恪的眼睛却出现了刺痛感。

  司仪的声音响在耳边。

  「容恪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娶郁诗琪小姐为妻?

  「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她爱护她,都对她不离不弃?」

  他忍住不适,笑着开口的瞬间。

  两只眼睛却如同被一百根钢针同时戳中。

  他顷刻间晕了过去。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但我知道。

  他哭,是因为我哭了。

  他痛,是因为我也痛了。

  就在昨天,我被容恪埋进了土里。

  而今天,我却醒在了他的眼里。

  容恪,本来是我们要结婚的。

  你怎么能,认错了我。

  02

  我叫余十七,患有精神性失语症。

  爱心福利院余下了十七个无人领养的孩子。

  我是第十七个,所以我叫余十七。

  我20岁那年,福利院倒闭了。

  我一个人照顾一直拉扯我长大的院长奶奶。

  我什么零工都打,因为要上学,还要帮院长奶奶治病。

  这一年,我接到了一份私人护工的工作。

  照顾一个意外失明的人。

  他叫容恪,J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容家继承人。

  他被坏人暗算,意外失明,从此以后暴戾非常,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我用了很久的时间才走近了他的心。

  包括但不限于骨折两次,流血事件无数。

  他们给的价格太高了,院长奶奶的病不能拖了。

  但容恪知道我是个哑巴后就不再折腾我了。

  他长得很英俊,眉宇桀骜,眼神虽然空洞,但皱眉生气的时候依旧凌厉。

  他坐在窗边,难得的脆弱,唇角是一抹无奈嘲讽的笑容。

  「咱们一个瞎子,一个哑巴在互相折磨什么?」

  「我不再为难你了,你走吧。」

  我倔强地拉过他的手。

  在他的手心里一笔一画的写。

  「我不走。」

  「就算你再也无法恢复光明也没关系,我会陪着你。」

  「我会做你的眼睛。」

  他颤抖地握了握手,刚好把我的手也包了进去。

  「写得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一个字都猜不出来。」

  他伸手盖住了悄然变红的眼睛,声音闷闷的。

  「你叫什么?」

  那只包裹了我小手的大手展开。

  我的食指落在他的掌心。

  「十七。」

  从那以后,我们互相陪伴,互相救赎。

  第三年的时候,我们在一起了。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直到郁诗琪出现的那一天。

  我才知道,这只是我的一场大梦。

  03

  婚礼没有办成,容恪在宣誓的时候突然晕倒了,被紧急送往医院。

  容家请了很多有名的眼科大夫,给容恪的答复都是只有一个。

  「先生,您的眼睛没有一点问题。」

  「有可能是新角膜的排异现象?但应该不会……」

  容恪把检查报告重重地砸在大夫的脸上。

  他不耐烦地踢开茶几,走到了落地窗前。

  「我给你们一周的时间,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以及解决方案。」

  众人噤若寒蝉。

  我在容恪旁边,无奈地伸手戳了戳他紧皱的眉。

  容恪,说过多少次,不要总是对别人这么凶,你怎么总是不听呀。

  以后没了我,谁又能来提醒你呀。

  「容恪——」

  清越的声音伴随着开门声响起。

  我看着容恪紧皱的眉头在一瞬间软了下来,转身抱住了疾冲而来的少女。

  「不是跟你说过很多次了吗!不要对别人这么凶!你就是不听!」

  容恪笑着抱紧郁诗琪。

  「我错了,十七,你别生气好不好?」

  「等我眼睛没事了,我再补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医生们识趣地离开了。

  郁诗琪在容恪的怀里探出头,看着容氏楼下拉着横幅的老人。

  脸色一瞬间阴沉下来,但声音依旧甜美。

  「阿恪,有人在闹事。」

  一个鬓发全白的老太太,佝偻着身子举着一条鲜红的横幅。

  「还我孙女命来!」

  我扑到了落地窗前,贴着玻璃看着楼下那个颤抖的老人。

  院长奶奶……

  容恪抱着郁诗琪不肯撒手,眉眼间又涌上了几分不耐。

  他问助理楼下的老人是谁。

  孙助在郁诗琪危险的目光下咽了一口口水。

  「容总,那是……给您捐献眼角膜那位女士的亲人。」

  「她最近每天都来这里闹事,倚老卖老,保安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容恪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郁诗琪在容恪怀里吻了吻他的喉结,小手抚平他起伏的胸膛。

  「应该是嫌钱不够吧,多给她点钱吧。」

  容恪的脸色沉了下来,他唇边勾着一抹嘲讽的笑容。

  「一千万都塞不住她贪得无厌的胃口。」

  「轰走。」

  「今天她要还在这里,明天你就不用来了。」

  不要,容恪,你不要伤害我的奶奶——

  我试图抓住他的手。

  但只抓住一抹空气。

  我怎么忘了。

  我只是一缕幽魂。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郁诗琪在容恪看不见的地方,拿着手机给孙助下达第二个命令。

  「弄死那个老太婆。」

  04

  院长奶奶被活生生打死了。

  她奶奶死状凄惨,花白的头发沾满了鲜血,她佝偻着身子像个虾米。

  手里还死死地拽着那条红色的横幅。

  我的眼泪几乎一瞬间掉了下来,整个灵魂仿佛燃起了火。

  我绝对不会让你就这样得逞。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