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在偏执大佬怀里撒个娇
在偏执大佬怀里撒个娇
已完结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前尘远歌主角: 迟初夏,严陵之
40.7万
15.9万人气值
更新至: (大结局)余泽VS阮佳佳番外 白月光与朱砂痣都是你 2021-11-17 09:36:22
前尘远歌 签约作者
1
作品总数
40.7
累计字数
1083
创作天数

简介

前世迟初夏被迟家卖给严陵之,从此她恨透了严陵之的强娶豪夺,恨不能处处与他为敌!没成想直到她被迟家继妹和心上人联手陷害惨死,方才后知后觉严陵之待她有多好。
重生回到婚礼那天,迟初夏飞速扑进错愕的严陵之怀里,眼底眉心都含着笑:老公!吻我!
前世他至死都在竭力护她周全,这一世她就要将他宠上天!
股神父母三个哥哥千里认亲,剑道大佬强行收徒,投资巨鳄认了干女儿……
迟初夏一边痛快复仇,一边躺在严陵之怀里嘤嘤嘤:“老公,他们欺负我QAQ”
众人惊呆:“拜托,谁敢啊?”

最新章节

第1章 手撕了这对渣男贱女!

  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迟初夏费力地睁开眼,连挪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能闻到的只有血腥气,和着铁链生锈的味道,让迟初夏的胃剧烈地疼起来,甚至有点犯恶心。

  迟初夏闭上眼,只记得破门而入的警察和蜂拥而至的记者,镁光灯下是他们刺耳的声音——

  “你为什么下药迷奸萧恕?”

  “身为严陵之的妻子,你怎么会做这种事?”

  她赤身裸体和萧恕躺在一起,简直是百口莫辩。

  从难堪的回忆中抽离,迟初夏咬牙:“到底是谁,给我滚出来!”

  灯被人按开了,她继母的女儿,她名义上的妹妹迟添甜就站在她面前,似笑非笑地看过来:“怎么了姐姐?看到我有这么意外吗?”

  迟初夏瞪大眼睛:“怎么是你……”

  “当然是我,我告诉你,那天的事也是我。说起来还是你占我便宜了呢,毕竟你差点就睡了我老公。”迟添甜抓过迟初夏的手,放在了自己隆起的肚子上。

  “你老公?!”迟初夏难以置信地看过去:“可是萧恕爱的人明明……”

  她的声音哽在喉间。

  “当然是我老公,我们结婚很久了,你不会以为你帮了萧恕的忙,萧恕就会如你所愿娶你吧?”迟添甜的笑容肆意无比,眼底满是恶意:“迟初夏,你怎么这么天真啊?”

  “他答应过我的!你凭什么代表他?”迟初夏咬牙。

  “萧恕!”迟添甜扬声,语气无比讽刺:“你快来吧,我亲爱的姐姐还不死心呢。”

  萧恕穿着迟初夏送他的高定西装,戴着一双白手套漠然走了出来:“说那么多做什么?”

  “萧恕,”迟初夏目呲欲裂:“你竟然真的和她是一伙的,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可是……”

  “说起来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帮我们放了东西,我们也没办法将严陵之送进去,他现在可是被指控贩卖违禁药物呢,你知道么?”迟添甜嗤笑着道。

  “是你们,你们让我放的东西,你们——”迟初夏抵死挣扎。

  “对啊,当然是我们,你可终于聪明了一点,”迟添甜轻笑着拿出一支针管,道:“我听说严陵之做了财产信托,如果他出事,他的财产就无条件转移给你,所以……”

  后面的话迟初夏已经听不进去了。

  严陵之……

  迟初夏的泪倏然落下,她从来都对不起他。

  从最初结婚开始她就是被强迫的,因此始终对严陵之无比冷淡,到了后来更是变本加厉,她甚至为了如愿以偿嫁给萧恕,真的答应了他们荒谬的要求。

  是她将那包不知名的东西放在严陵之的办公室的,是她亲手将严陵之送了进去,更是亲手葬送了他们的未来。

  她以为严陵之也只是在践行他们的婚约,却从不曾想过另一种可能——

  严陵之爱她。

  “如果你死了,我亲爱的姐姐,”迟添甜靠近了一点,神色满是恶意:“你将所有财产转移给萧恕的遗嘱可就要生效了。”

  “什么遗嘱,我没有遗嘱,你们这是谋杀!”迟初夏咬牙切齿,恨不得从面前两人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快一点,严陵之可还派人掘地三尺找她呢。”萧恕抱着双臂站在一旁,眼底满是嫌厌。

  迟初夏的眼球一片殷红,死死盯着眼前的一双人:“你们这样做,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唔……”

  她浑身发软,挥舞的手被萧恕轻易地死死按住,一把在遗书上摁下了手印,与此同时,嘴被狠狠塞了一团破布。

  迟初夏抬眼看过去,却只看清了萧恕眼里彻彻底底的冰冷,还有捧着遗书的迟添甜狂喜的笑声。

  毒药顺着血液而入。

  撕心裂肺的痛,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撕裂似的。

  然后,世界彻底归于黑暗。

  如果有重活一世的机会,她定要好好珍惜眼前人,再手撕了这些渣男贱女!

  ……

  迟初夏醒来时,一眼就看到了眼前神色清冷却俊朗无挑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燕尾服西装,衬得他高挑的身材愈发长身玉立,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熟悉的疏冷神色,然而望进他的眼底,却是从前迟初夏不曾读懂过的深情。

  迟初夏睁大眼睛,几乎是下意识伸出手,探向严陵之的脸。

  她不顾严陵之错愕的神色,手指兀自在严陵之的脸上摩挲了好一会儿,眼眶不受控制地热了起来。

  那一瞬间,迟初夏嗓子都哑了,毫不犹豫地扑进了严陵之的怀里:“老公!还好你没事!”

  一片哗然。

  严陵之下意识伸手将小女人护住了,手覆在迟初夏的后背上,迟疑着没有落下去。

  虽然不知道迟初夏在说什么,可是看到气氛如此之好,主持人简直大喜!

  毕竟刚刚迟初夏还一脸被绑来结婚的样子,现在忽然这么配合,主持人紧忙开了口:“那么下面,请新郎亲吻他的新娘……严少?”

  迟初夏的脑子还有点混沌,却也听清了主持人的话,新郎新娘……

  难怪今天的严陵之穿得这样好看。

  苍天有眼!她回来了!她居然回到了他们结婚的那一天!

  严陵之的手落在她的背上,眸光深邃。

  他没动。

  是了,那时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严陵之强娶来的,为此她甚至还在严家大闹了一场。想到这里,迟初夏的心忽然无休止地痛了起来。

  她想了想,干脆踮起脚尖凑近了他的脸,又在方寸之间停住了,睫毛微垂眼底含笑道:“吻我。”

  严陵之的眼神蓦地变了,他打量着她,眸光宛如带了火。

  迟初夏巴掌大的小脸上载满了笑意,手已经攀上他的耳垂,轻轻揉了一下,犹自不知死活地煽风点火:“怎么,不敢吗?”

  严陵之的喉结剧烈滚动了一下,那一瞬间,像是看到了从前一片黑暗中冲进来紧紧抱住他的迟初夏。

  他扣住迟初夏后背的手指蓦地收紧,像是将她整个人扣进怀里。

  他微凉的唇覆在迟初夏的唇上,像是要将她吞噬入腹,又像是誓要将她唇齿之间的每一寸空气吞噬殆尽。

  简直是太养眼了。

  台下的人们忍不住小声起哄,而严陵之眉头微蹙,占有欲十足地拥着迟初夏蓦地转了身,只留给众人一个背影。

  直到迟初夏整个人都被吻到有点缺氧,严陵之方才放松了力道。

  他垂眸看了她许久,声线喑哑:“迟初夏,不管你有多恨我,你都是我的人了。”

  恨他?迟初夏近乎贪婪地盯着眼前的人——

  严陵之根本不会懂,自己有多么庆幸,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