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离婚之后
离婚之后
连载中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锦年主角: 程澄,夏知清,陆景行
1万
0人气值
更新至: 离婚 2023-12-28 15:49:38
锦年 签约作者
1
作品总数
1
累计字数
173
创作天数

简介

陆景行是商界新贵,为了事业选择与我联姻。
某天,陆景行曾经的初恋突然闯入宴会厅。
带着一个与他有几分相像的男孩。
陆景行当着众人的面抱了那个孩子。
我成了笑柄。
陆景行和我离了婚。
再后来再听到有关他的消息。
才知道初恋的儿子竟不是他的。
陆景行追悔莫及,可我身边早已经换了别的男人。

最新章节

第1章 白月光回国

  婚后第三年,陆景行当年的白月光闯入宴会厅。

  带着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

  她泪眼婆娑,字字真切:

  「阿行,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陆景行信了。

  迅速和我签了离婚协议。

  后来,他深陷舆论风波。

  不再是陆氏集团的总裁。

  他问我:「澄澄,我们能不能复婚?」

  1

  深夜,楼下传来了停车的声音。

  家里地面上铺了厚实昂贵的手工羊毛地毯,吸音效果很好,踩在上面并没有什么声响。

  我却仿佛能听到陆景行开门和走路的声音。

  躺在双人床上,在心里默默数着:

  3、2、1……

  卧室门开了。

  陆景行推开门,脚步很轻地走进来。

  我听着他去洗完澡又出来。

  他尽量很轻地上了另外那半边床。

  刚躺下。

  「回来了。」

  我声音不算大,却像是把他吓了一跳。

  陆景行躺在我身边的身体一僵。

  声音有些不自然:

  「嗯,吵到你了。」

  我说了句「没事」。

  问他:

  「那孩子怎么样了?」

  他知道我说的是谁。

  是林雪宁从国外带回来的那个来路不明的孩子。

  陆景行听我语气平静,是已经知道了。

  他身体逐渐放松下来,揽着我的肩头。

  语气尽量轻描淡写:

  「没什么事,小孩子发点烧,闹了会,吃了药就睡着了。」

  可我和他结婚三年,早知道他的各种习惯。

  比如说现在,他语气轻松,可手指却在我肩头轻轻摩挲。

  这是他紧张的表现。

  他在紧张什么?

  怕我问他和那个女人的事情,还是怕我会不满那个孩子?

  陆景行还是对我不了解。

  他这样遮遮掩掩的样子,只会让我觉得他贪心又无能。

  虽说当初我们是属于联姻。

  这三年内,他对我算得上是体贴和无微不至的关心。

  好得有时候我都忘了我们的开始是纯合作性质。

  有时候我会想,或许可以一直这样过下去也不错。

  基于这些年的感情,我没再开口。

  给他留了分体面。

  2

  林雪宁是在陆景行生日那天回国的。

  她闯入宴会厅的时候,我有些愣住了。

  是因为她,也是因为她身边那个和陆景行有三分像的男孩。

  我身边的陆景行端着香槟的动作一僵。

  林雪宁目光停留在这边。

  目的性很强地走过来。

  我听到她说:

  「阿行,我回来了。」

  「这么多年,你还在怪我吗?」

  我是知道陆景行婚前是有个相恋多年的女友的。

  只不过我和他是商业联姻,不需要知道的事情我从不过问他。

  可如今,人带着孩子都找到跟前了。

  我想忽视都难。

  「老公,这位是谁?」

  我揽着陆景行的胳膊,笑容大方。

  扮演着一个合格的妻子。

  林雪宁仿佛才注意到我一样,脸色变得很难看。

  「你结婚了?」

  陆景行声音冰冷:

  「那不然呢?继续等着你?林雪宁,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林雪宁低了下头,再抬起时已经红了眼圈。

  她声音凄楚,泪珠在眼眶里欲落未落。

  「阿行,当年的事情是我不对,可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你……」

  陆景行皱了皱眉。

  「林雪宁,你以为你是谁?你现在回来找我,是想做小三?还是难不成想让我离婚?」

  他语气冷漠。

  旁人或许会被他吓退,可我知道,他在紧张。

  我看见她被陆景行的话刺到,有些慌乱。

  忙推着旁边的小孩到陆景行身旁:

  「阿行,你不想知道这是谁的孩子吗?」

  「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我和陆景行早已注意到了这个男孩。

  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

  陆景行脸上的冷漠面具有一瞬地裂开。

  「爸爸,爸爸……」

  稚嫩的童声在宴会厅里回荡。

  周围不少宾客都看了过来。

  我适时地拽了陆景行一把,拦住他想要抱起那个男孩的动作。

  可他只是停了一下。

  随后甩开我的胳膊,俯身抱住了那个男孩。

  我穿着过高过细的高跟鞋,被甩了一下险些没站稳。

  周围生意伙伴都看着这边窃窃私语。

  陆景行亲密地抱起那个孩子,林雪宁站在他们父子旁边。

  我握了握空荡的手,有些难堪地站在大厅中央。

  最后,林雪宁抬起头对我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3

  那日之后,我并未追问陆景行孩子的事情。

  他先向我保证了。

  绝不会让这个孩子和林雪宁影响到我们如今平静的生活。

  他说得笃定。

  陆景行在生意上一直是个靠谱的合作对象。

  我以为他在感情上也是如此。

  如此这般,我信了他。

  可慢慢地,陆景行回家的日子总是越来越晚。

  我在他身上闻到了女士香水的味道。

  那个味道我那天在林雪宁身上闻到的一模一样。

  他总说是公司加班,应酬时不注意沾上的。

  可我竟不知道,在整个京圈里,还有胆大到陆总不喜欢还敢硬贴到他身上的人。

  可这都不是我个联姻对象该管的事情。

  我笑了笑,就过去了。

  直到那天,我在公司提前处理完工作事务,回家早了些。

  我的工作不比陆景行轻松多少。

  打开门,迎接我的就是一双女式高跟。

  紧接着,脸上就扔过来了一只抱枕。

  「爸爸妈妈——这里有个陌生阿姨,呜呜呜…….」

  是林雪宁带的那个男孩。

  我接住,站稳后才看清家里的情形。

  玩具扔得乱糟糟,茶几上摆着小孩子爱吃的一些零食。

  沙发上的抱枕东一只西一只的。

  林雪宁慢慢地从楼上走下来。

  仿佛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般。

  「星星,没事吧,别哭了,妈妈陪你玩玩具好不好?」

  她哄了男孩好一会。

  仿佛才想起什么一样,抬头冲我笑道:

  「你别误会,今天是星星生病了,吵着要来玩。阿行心疼亲儿子,就把他接过来了。」

  「有点乱,你不介意的话就随便坐吧。」

  语气自然地让我一时分不清我和她到底谁才是这座宅子的女主人。

  过了会,陆景行也从楼上的书房下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

  他看了看乱糟糟的客厅,像是觉得没什么。

  「怎么不坐?」

  看样子早就怕是忘了我有洁癖的事情。

  我头一回在这段看似完美的婚姻中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阿行,是不是今天我带星星来,让程小姐不高兴了。」

  在公司忙了一天,我已经没有精力去看林雪宁略显劣质的表演。

  陆景行低声安慰她:

  「不会,她不是那种小气的人,跟小孩子计较什么。」

  接着有些不满地对我说:

  「坐吧,星星今天生病了,别让他和阿宁不高兴。」

  那一刻,我有些想笑。

  陆景行凭什么以为他可以随意指使我。

  4

  我和陆景行已经冷战了几天。

  那天,我驳了他的面子。

  随手砸了旁边的摆件。

  瓷片在地上崩裂开。

  惊起一阵惊叫声。

  我不顾背后小孩子的啼哭声和女人的惊叫声。

  出了门。

  陆景行或许是认识到了自己那天的荒唐。

  订了西餐厅和玫瑰花。

  邀请我去约会。

  我看着陆景行递过来的大束玫瑰花。

  又想起那日的事情,有些好笑。

  婚前,我是和他平起平坐的程家继承人。

  陆景行见面都要对我礼让三分。

  可如今,结了婚反倒可以对我随意指使了。

  是不是在他面前装贤妻的形象装多了。

  才给了他这种错觉。

  我心里这样想着,面上倒是对他笑得更温婉。

  过两日是陆父的生日。

  让店里帮我预留了一套最新款的珠宝。

  刚好路过,我就自己来拿了。

  没想到,进门就撞见了穿着最新款香奈儿套装的林雪宁。

  她小鸟依人地靠在陆景行身边。

  「阿行,你帮我看看这条项链好不好看吗?」

  销售尴尬地对我笑了笑。

  我是店里的常客,她是知道我和陆景行的关系的。

  我挑了挑眉。

  陆景行也看到了我进门。

  只不过他选择装作没看见,想走。

  「喜欢就装起来吧,刷我的卡。」

  他把卡递给销售。

  林雪宁有些不满,还想再说什么。

  不料转身就看见了我。

  看见她尴尬,我从容地对她一笑。

  「好巧,林小姐,今天孩子没生病吗?」

  听得出我在嘲讽她用孩子捆绑陆景行的事。

  她挽着陆景行的胳膊,挑衅地对我道:

  「星星有阿行照顾,病当然已经好了,毕竟是亲父子呢。」

  我点点头。

  扭头对销售:

  「她看上的东西记我账上,不用刷我老公的卡了。」

  「毕竟夫妻俩,花谁的不是花呢?」

  林雪宁脸色难看:

  「你——」

  「我知道,林小姐是刚回国囊中羞涩,才会想着让别人老公来买单。」

  「不然,谁会贱到故意想花别人老公的钱呢?」

  店员没忍住发出了笑声。

  我大方地冲她一笑。

  不看二人难看的脸色,拿了东西出了店。

  5

  今日是陆父的生日。

  没想到陆景行会带着林雪宁和孩子来参加家里的家宴。

  三人刚站到陆父面前。

  一个杯子就直冲冲地朝着陆景行头上砸过去。

  我在旁边乐得看戏。

  陆父当年是出了门的暴脾气,有种久居上位说一不二的威严。

  能治住他的只有陆母。

  「哎呀,今天你过生日,你跟景行生什么气呀,小孩子懂什么。」

  「不喜欢碍眼就赶出去,不值得生气的。」

  陆母温声劝着,话里却是要把林雪宁赶出去的意思。

  林雪宁楚楚可怜,惨白着脸站在陆景行旁边。

  「爸,您不能这样,这是您孙子。」

  陆父脸色稍微缓和了下,刚想说什么。

  陆母又温声开口:

  「景行啊,这种大事可不能瞎认,来路不明的孙子我是不会认的,先赶出去吧。」

  我知道陆母不喜欢林雪宁的原因。

  当年陆景行还是个毛头小子的时候就被她玩得团团转。

  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笑话。

  后来接手了家里的家业才慢慢稳重下来。

  渐渐地让人忘了他之前的荒唐事。

  如今,陆景行已婚,事业有成。

  林雪宁却又回来了。

  陆母比起一个来路不明的孙子,更想要陆景行现在稳定的生活不被打破。

  我看见陆景行握紧了拳头,似乎在下定某种重大的决定。

  心中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就听见陆景行扬声开口:

  「星星需要有爸爸,如果你们不接受的话,我会考虑离婚。」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