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女儿恋爱脑后我改练小号
女儿恋爱脑后我改练小号
已完结 现代言情 总裁豪门
作者: dddd主角: 林叶,陆方,林珂
1.9万
891人气值
更新至: 复仇 2023-11-20 16:05:43
dddd 签约作者
2
作品总数
3.3
累计字数
271
创作天数

简介

前世女儿恋爱脑发作爱上渣男,甚至为了渣男害得我惨死,重生一世,劝阻无果后我果断放弃女儿,人工受孕生下小儿子,他们所依仗的,不就是林珂是我的独生女吗?

最新章节

第1章 重生

  我的女儿喜欢上一个穷小子,我不同意。

  于是她带着穷小子一家极品亲戚登门,试图霸占我的资产。

  后来更是眼睁睁地看着渣男制造车祸,害得我全身瘫痪,在医院里躺了十六年。

  我带着不甘和恨意去世,再睁眼时,我重生了。

  这辈子,我挑眉一笑,果断通过人工受孕生下来我的亲生儿子。

  他们所倚仗的,不就是林珂这个独生女吗?

  正文:

  1.

  我在医院苦苦支撑了三天,始终不肯咽气。

  照顾我的小护士看不下去,不停地给我的独生女打电话。

  可电话忙音响了一遍又一遍,始终没人接通。

  我在不甘和恨意中闭眼。

  ——

  清晨,我在嘈杂的吵闹声中睁开眼。

  楼下客厅里传来的声音挺耳熟。

  “贱人,以后这家里的一切都是我儿子的,我戴个项链还不行了?”

  保姆刘姨的声音响起:“周女士,这是我们家夫人的首饰,您私自取用不好吧。”

  林珂的声音紧跟着响起:“刘姨,周阿姨既然喜欢,那就送给她好了,一条项链而已,妈妈不会介意的。”

  “怎么回事,什么项链?”我下楼,走到客厅。

  “夫人,你醒了,小姐带回来一群人,上来就要翻你的房间,我拦都拦不住。”

  刘姨一看到我,好像找到了主心骨,连忙凑到我身边,连声解释道。

  客厅里挤挤攘攘地站了许多人。

  他们看到我进门,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聚集在我身上,那个中年女人甚至盯着我,像是评估货品一样上下打量着。

  “这就是亲家母了吧,哎哟,我是陆方的妈妈,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了,还分什么你我,一条项链而已,亲家母不会介意吧。”

  我垂眸打量着她,半晌发出一声嗤笑:“我认识你吗?”

  她被我不屑的态度的激怒,索性直接拽过旁边的林珂,故作伤心道:

  “小珂啊,快和你妈妈解释清楚,阿姨平日里可待你不薄,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你妈妈这样欺负我吗?”

  林珂被她拽得一个踉跄,见我的目光投过去,也不敢再沉默,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妈妈,这是我男朋友,陆方,这是陆方的妈妈,还有他的家人。”

  一边说,一边偷偷观察我的神色,见我面色无恙,鼓起勇气继续道:“我和陆方是大学同学,他对我很好,我很喜欢他,他还很优秀,等以后我们结婚了,您就放心把公司交给他,在家享福吧。”

  越说,她越理直气壮,心虚逐渐不见,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我,期待我的同意。

  旁边的陆方见状也不甘示弱,抬着头面带骄傲看着我说:“阿姨,我叫陆方,目前就读s市大学金融系,在校担任学生会长,理论知识十分优秀。”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好似在等我开口夸赞他。

  见我不搭腔,旁边的陆方妈妈忍不住了,抢话道:“我说林珂妈妈啊,我们陆方可优秀着呢,在我们村里,好多女孩都争着抢着要嫁给他。”

  “要不是陆方实在喜欢林珂,就她这样单亲家庭的,我们还不要呢。”

  “而且你们家又没个儿子,以后还指望着我们陆方给你养老呢。”她的脸上得意得就差直接说能嫁给陆方是我们的福气了。

  旁边的林珂和陆方还一脸赞同的点点头。

  剩下的几个人七嘴八舌地劝我,无非就是陆方多么优秀,和他们家结亲多好多好的,通过这些对话我得知,面前的人分别是陆方的爸妈,弟弟妹妹,一家五口。

  见我一直不说话,陆方妈妈以为我同意了,面上的得意更甚,双手掐腰尖着嗓子道:

  “你这房子啊,嗯还不错,就是养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花,还不如给我种菜来得实用,以后等他们俩结婚了,可不能再养这些没用的了。”

  这些花草是我花了大价钱养殖的,平日里精心养护,现在竟然成了她口中的乱七八糟。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她的不要脸给气到了,她的意思是这房子以后还得给她了?

  陆方妈妈还在继续:“你们家挺有钱的?这样吧,小珂和我儿子结婚,你们女方要陪送两套…不,三套房子,最好都是市中心的大平层,再陪送二十万。”

  “反正你过门了这些东西都是陆家的,要你一套房子不过分吧。”

  她这话直接给我气笑了,索性问她:“是不是还要再给他买辆车,给你女儿陪份嫁妆,最好再把公司房产全过户给你儿子啊。”

  她顿了一顿,紧接着就是狂喜,头抬得更高了,看着我的眼神中也透着一丝满意:“亲家母啊,你能想明白就好,以后都是一家人,我们陆方自然也不会亏了你的。”

  她竟然真的信了这话。

  我笑了:“陪嫁好说,倒是你们男方的彩礼打算出多少。”

  没想到陆母听到这话瞬间急了,大声嚷嚷道:“彩礼那都是封建糟粕,现在的年轻人谁还要彩礼?亏你还是城里人,老顽固。”

  “意思是没有彩礼了?”

  陆母回答得理直气壮:“当然没有彩礼了,但是嫁妆可不能少,这可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

  我冷笑,对他们有利的就是习俗,不利于他们的就是糟粕。

  真双标啊。

  陆母还在喋喋不休,指点着房子的装修,看着这里的富丽堂皇,面上的贪婪再也掩饰不住。

  那副样子赫然已经把自己当作这里的女主人了。

  我沉着脸看向一旁的林珂。

  她正在陆方的怀里和他眉来眼去,完全没注意到我的怒气冲冲。

  “林珂,你是怎么想的。”

  林珂愣了一下,想都不想就直接说:“钱财都是身外之物,陆阿姨想要就给她好了。”

  说着,她带着不赞同地看着我:“妈妈,您太看重钱财了。”

  我点点头,伸手将桌上的茶盏扫落在地,噼里啪啦地声音响起,我扬声道:“许伯,把他们全都赶出去。”

  “诶!你干什么,这可值不少钱呢。”

  陆方妈妈一声惊呼,满眼心疼地看着地上碎裂的瓷器。

  给我逗乐了,我的东西,我还没说什么,她倒是先心疼上了,真当是自己的了?

  一股难言的疲惫涌上心头,我无心再与她争辩,示意许伯赶紧将他们带出去。

  让我没想到的是,林珂竟然也要跟着走,她还认我这个母亲吗。

  我彻底怒了:“林珂!”

  “你今天要是胆敢走出这个门,以后我就没你这个女儿,我林叶说到做到。”

  眼看我真的生气,陆方连忙示意林珂留下,哄她道:“珂珂,我们先回去,你和阿姨好好说说,我们受点委屈没事的,明天我再来接你。”

  林珂的面上闪过一丝伤心,双手紧紧地抱着陆方的胳膊,一双美眸含泪看向我:“妈妈,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你就同意我们在一起吧。”

  “许伯!”

  陆家一家人众目睽睽之下被赶出来,当即觉着面上挂不住,最小的陆家小妹陆小青更是直接道:“哥,她们家怎么这样啊,你可是林珂她男人,她怎么敢这样对你。”

  陆妈妈也接腔:“以后等她过门了可得好好收拾她,可不能觉着自己是城里的就不守妇道了。”

  陆家小弟也跟着道:“哥,这女的太蹬鼻子上脸了,要我说,你就该好好地打她一顿。”

  就连一直沉默的陆爸爸也帮腔指责。

  陆方没有如往常般安抚他们,而是满眼阴霾地看着林家的大门,这一家子贱人,现在敢看不起他,以后,他一定要给他们好看。

  这座富丽堂皇的别墅,迟早有一天他会住进去的。

  2.

  “林珂。”我压下心里的怒气,尽量以平静的口吻和她说话。

  “陆方在老家有妻子你知道吗。”

  “知…知道。”她面上掩盖不住的心虚,双手搅在一起。

  “知道你还要嫁给他!?”

  前世的悲剧,如果说陆方是罪魁祸首,林珂就是帮凶!

  “我教你识字,教你懂礼,就是让你去插足别人婚姻的吗?”

  “妈!”

  “陆方是被家里逼着和那个女人结婚的,他对那个女人没有感情!”

  “他们的婚姻根本不作数!”

  “而且陆方答应我了,他会和那个女人离婚的。”

  “妈妈,我和陆方是真心相爱的,他会对我好的,你就同意吧。”说到陆方,她的面上止不住的骄傲和向往,看得出,她真的很喜欢那个男孩。

  我叹口气,看向这个自己疼了半辈子的女儿:“你刚刚听见他妈妈说什么了吗,这还没结婚,就打起公司和房子的主意了,珂珂,他不是良配。”

  这句话激怒了林珂,她猛得站了起来,冲我吼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吗,满脑子都是钱钱钱,我和陆方是真心相爱,你这个冷漠无情的女人根本就不懂,怪不得爸爸当年要和你离婚。”

  “你…”我被她吼得一愣,反应过来瞬间气得哆嗦,指着她说不出来话。

  刘姨赶忙从厨房过来扶住我:“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气夫人,当年那个男人出轨在先,抛弃还怀着孩子的妻子,这么些年对你们娘俩不管不问,夫人一个人拉扯你长大,你为个男人就这样伤她的心吗。”

  林珂面对刘姨不像对我那么畏缩,瞬间跳了起来,把手机往地上一摔:

  “我和我妈说话轮得到你这个保姆插嘴了,我爸才不是你说的那样,他对我很好,陆方也很好,是你们根本不懂感情,我不管,我喜欢陆方,我一定要嫁给他。”

  “你同意不同意我都嫁!”

  林珂这么一番话说出口,我反倒没了刚才的愤怒,只是面带失望地看着她:“刘姨在我们家待了二十多年,从小看着你长大,她对我来说,是亲人,可在你眼里,她就是个保姆。”

  “我辛苦养育你二十多年,为了给你更好的物质生活,我拼死拼活地挣下这份家业,可在你眼里,我不如那个抛妻弃子,从未养育过你一天的男人。”

  “都说穷养儿子富养女,林珂,我自认从未亏待过你,从小到大,哪怕是工作再忙,我也从未疏忽过你,可我不知道你对我这个母亲有这么大的怨恨。”

  “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男人,就值得让你抛弃我这个母亲了。”

  “陆方家里更是一窝子极品,嫖娼的爹,重男轻女的老妈,二十多了还在家啃老的弟弟,小小年纪打了三次胎的妹妹,林珂,你的脑子是被驴踢了吗看上这么一个家庭。”

  林珂听到这些,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双手攥紧,但是随后她的眼神又坚定下来。

  “我喜欢的是陆方!和他的家人没有关系,更何况他的家里也未必有你说得那么不堪,你肯定是骗我的,我不管,我就喜欢他,你要是不同意就当没我这个女儿吧。”

  我目光深深地看着她,面前精致白嫩的脸庞逐渐和前世那个苍老疲惫的女儿重合。

  心中再多想说的话,面对这样固执的林珂,也只能化成一句叹息。

  即使重来一世,我还是救不了她。

  “林珂,你让我很失望。”

  “既然你不想要我这个母亲,以后,我就没你这个女儿。”

  “你走吧。”

  “把户口本和身份证都带上,银行卡和衣服首饰留下,我的钱买的东西,不能给外人用。”

  想着前世她干下的那些事,我颇有些冷漠无情地道。

  林珂不可置信地目光看向妈妈,她就真的那么狠心…真的要赶她走?

  但是想着陆方,她又有了底气,恨声道:“你别后悔。”

  反正她就自己这一个女儿,早晚还是要低头的,到时候自己带着陆方再来求求她,公司和钱还不都是自己的。

  我看出林珂内心的小九九,心里更是失望。

  “许伯,送她出去。”

  我不再理她,扬声喊许伯,许伯是我的管家,和刘姨一样,都是家里的老人。

  夜晚,我独自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我重生回来已经三个月了。

  上辈子林珂在今天带着陆家人上门,口口声声将林氏集团占为己有。

  我父亲气不过,想要将他们赶出去,结果被推倒在地,心脏病发作。

  活生生地气死了。

  那时我正在美国出差,等我得知消息时,一切都晚了。

  也是因为这件事,在往后的六年里,我誓死不同意林珂嫁给陆方。

  可惜天不遂人愿,在他们纠缠的第七年,我意外出了车祸,全身瘫痪。

  林珂接管了林氏集团,可向来衣食伸手的大小姐怎么会懂这些。

  不到半年,林氏集团就被陆方蚕食。

  我心有不甘,可那时的我连坐直身体都做不到。

  我在医院躺了十六年,这期间林珂来看我的次数屈指可数,就算来了,也是哭诉陆方找情人,养私生子。

  直到我快死时,我的女儿也没看过我。

  那时的林珂,应该忙着和陆方的情人争风吃醋,以至于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时间见。

  直到临死时,我才知道,原来当年的车祸不是意外,而是陆方和乔信所为。

  可我知道得太晚了。

  我带着仇恨和不甘离世。

  可没想到,再睁眼时,我竟然回到了林珂和陆方刚认识的时候。

  一开始,我未曾试图阻拦林珂和陆方相爱。

  可是没用。

  林珂依然死心塌地地爱上了陆方,就像命定的那样。

  ……

  如果说我对林珂尚存慈母之心,对陆方,那就是恨不能啖其肉,啃其骨。

  上辈子,陆方踩着我的尸骨享受荣华富贵,这一世我重生归来,陆方也好乔信也罢,他们欠我的,都要还回来。

  3.

  第二天,一大早老爷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中气十足的声音自手机里传出来,明明是骂我的话,可我却不由地哽咽起来,都说年纪再大的人在父母面前都是孩子,这话一点也不假。

  “你个不孝女!还知道接电话啊,珂珂说你把她赶出去了,她可是你亲闺女啊,你…”

  “爸,你放心,这事我有分寸,最近乔信那边越来越过分,林珂脑子有拎不清,让她出去几天体验一下。”

  “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都跟着您处理公司事务了,溺爱孩子可要不得。”最后一句,我开玩笑似地笑着说。

  老爷子那边沉默了一会,叹口气道:“你说她拎不清,你当年又比她好多少,乔信又比那小子好多少,算了算了,总归她是你亲闺女,你有分寸就好。”老爷子的话中尽是无奈。

  乔信是林珂的亲生父亲,我的前夫,也是抛妻弃子的畜生,这么多年,对于林珂和乔信的接触,老爷子未必不知,只是心疼林珂从小没有父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您放心,公司准备在M国那边开发个养老项目,您要不先去体验体验,这公司大事啊,还得您老亲自过目。”

  林珂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势必会找林老爷子求救,为了防止老爷子心疼,也为了防止意外再次发生,还是先把老爷子送出去的好。

  “就你贫,想赶我就直说,好了好了,知道你怕什么,我明天过去吧,好几年没出去了,就当散心了。”

  “爸,有你在,真好。”

  “你这孩子,怎么还煽情起来了呢。”

  4.

  那边林珂跟着陆方回了他家,一个不足50平的出租屋,还没有她家厕所大。

  住了5个人,现在算上她6个了,这里的一切都让她不适应。

  “哟,这不是林大小姐嘛,怎么上我们这小破屋来了啊,可别脏了你的脚啊。”

  陆母掐着腰,尖着嗓子阴阳怪气道。

  她还记恨着那天被赶出去。

  林珂皱眉,但仍然耐着性子道:“陆阿姨,我和妈妈吵架了,想在这住几天,你放心,小弟的房子我会想办法的。”

  “哼,算你识相。”

  听着林珂这么说,陆母才算勉强满意。

  到了陆方的房间,他急切地拉着她坐下,努力掩盖住眼底的着急,轻声道:“不是说了别和林阿姨吵架吗,林阿姨就你这一个女儿,你住在外面她肯定会担心你的,赶紧找个时间回去和她道个歉吧。”

  给林叶道歉?她才不要,过不了几天,林叶肯定会来找自己的。

  “不要,我想和你在一起,别担心,我妈就我一个女儿,她肯定会来找我的。”

  陆方一听顿时十分无语,这个蠢货,林叶家大业大,还不得好好讨好她,自己家的钱都把持不住,要是他托生在林家就好了。

  转念一想,他突然想起个好主意。

  那死老太婆不是不同意吗,等她女儿有了孩子,未婚先孕,我看她还有什么脸拒绝。

  嘿嘿到时候再让她陪嫁三套房,不,五套,要市中心的,还有车。

  “你想住就住,我的家就是你的家,我的小宝贝。”

  陆方挂起宠溺笑容,温柔道,只是再宠溺的表情都掩盖不住眼底的猥琐和贪婪。

  5.

  不让老爷子留在国内是为了防止林珂跑他面前刷存在感。

  前世的事情发生一次就够了。

  送走了老父亲,我就要着手准备了。

  十月下旬,借着视察工作的名头,我去了M国一趟。

  在那里待了将近半年,忙完工作,又陪着老爷子玩个尽兴。

  等我回来时,林珂已经有孕足足三个月了。

  不用想,肯定是陆方想用孩子威胁我。

  这半年来林珂想尽办法想要联系我,哭诉威胁打感情牌都用了,甚至连跳楼自杀这招都用出来了,可惜,我这个一向疼爱她的妈妈就是不接招。

  就是跳楼的电话打到我这,我也只有一句话。

  “跳就跳呗,我支持她。”

  时间长了,林珂也没办法,毕竟我人在M国。

  眼下我回国,林珂得了消息立马堵上门来。

  “妈,你终于回来了!”

  我刚下车,林珂就扑了上来。

  离开林家的半年,她憔悴了很多。

  我丝毫不意外,毕竟陆家人的德行,我比他们自己都要清楚。

  林珂怀孕的这些日子,陆家自觉拿捏住了她,对她的态度越来越不好,刷碗拖地洗衣服都留给她。

  陆方也认定了她跑不掉,对她的抱怨只是口头安慰几句,从来没有过实际行动。

  一个没用的男人,才总想着用孩子绑住女人。

  我冷眼看着他们,两人明显在这等我好一会了,特别是陆方,看到我就满脸堆笑,扶着林珂,特别显出她的肚子。

  “林阿姨,给您说个好消息,珂珂怀孕了,您要当外婆了。”

  我面上不显,心下却嗤笑,恐怕只是他的好消息吧。

  我转身看向他,没有陆方想象中的欣喜激动,相反,还有点生气。

  我站在台阶上,俯视着林珂说。

  “我在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孩子打掉,你还是林家人。”

  陆方惊讶,这怎么和他想的不一样呢,这死老太婆有孙子不应该欣喜若狂嘛。

  他连忙开口:“林阿姨,你怎么能让珂珂打孩子呢,多伤身体啊,再说这个孩子是我们爱情的结晶,我们都很爱他,我这次来是想和您商量我们结婚的事。”

  “是啊妈,这可是你外孙啊,你怎么能那么狠心呢。”

  “呵,你都不是我女儿了,你的孩子算我哪门子的外孙。”

  陆方见我不为所动,咬咬牙一狠心道。

  “林阿姨,您就珂珂一个女儿,这样,等孩子生下来,不论男女,都让他姓林,以后就是您的亲孙子了。”

  哟,我不由得挑眉,陆方这是放大招?

  可惜,我都死了一次了,子孙后代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姓不姓林又怎样?

  有个陆方这样的亲爹,姓什么都是悲哀。

  “然后身为孩子他爹才好名正言顺地接手我的公司,对吗。”

  我冷笑一声,丝毫不心动。

  “妈!”

  “不就是个公司而已,陆方有能力,就算给他又如何,你还可以清闲自在地在家养老,多好啊。”

  “你妈我辛辛苦苦挣下的家业,随随便便就给个外人?还养老,可别了吧。”

  我看着她,终于舍去了最后一丝的心软,一字一句地对她道。

  “从今天起,你再也不是我的女儿”说完,我啪的一声关上大门。

  林珂看着禁闭的大门,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扑到陆方怀里抽噎:“我妈怎么就那么狠心,连自己亲外孙都不要了。”

  陆方看着这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心里满是不耐烦,但是想着还要靠她窃取林家的家业,只能耐着性子哄她:

  “好了好了别哭了,阿姨只是一时想不通,你是她唯一的女儿,回头你再多来求求她,她一定会接受我们的。”

  要不是林家有钱,他才看不上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大小姐。

  林珂当初整整追了他半年,各种讨好的手段层出不穷。

  整个大学都知道林珂有多喜欢自己,他是看不上林珂的,直到偶尔一次听说她是林家大小姐。

  这才装作勉强的样子同意和她交往。

  可她没想到,这死老婆子这么固执。

  她女儿肚子都大了,她竟然还不松口。

  陆方咬牙,却毫无办法。

  到目前为止,陆方已经明白我不会为了林珂妥协。

  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林珂独肚子里的孩子。

  等孩子生下来,希望我这个做外婆的能看在孩子的份上,接纳他。

  就算不让他进公司,给他一笔钱也好,

  6.

  这个愿望持续到来年六月,林珂早产生下了一个女儿。

  我偷偷去看过,是个很漂亮的孩子,和林珂小时候一样。

  或许是因为早产的原因,孩子有些瘦弱。

  她本来不该早产的,是陆方等不及,故意给林珂喝了催产药。

  听着孩子小猫一样的哭声,我叹口气,让秘书找个保姆,以老爷子的名义送来。

  不然指望她那对不靠谱的父母,恐怕这孩子活不到满月。

  孩子总归是无辜的。

  孩子满月那天,两人抱着孩子来找我。

  这次我并未阻拦,直接让人放他们进来了。

  陆方和林珂一脸欣喜,特别是陆方激动得手都在颤抖,觉得忍了这么久终于熬出头了。

继续阅读
APP

扫码下载客户端

扫码下载 精彩抢先
微信
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或微信搜索:猫九来啦
前往
手机端

扫码进入手机端

复制链接
联系
我们

客服帮助

工作时间:
9:00-24:00 (工作日)
客服QQ:
3199211558
邮箱:
kefu@maojiuxs.com
置顶